[繁華錦世]的全部小說

江山笑 江山笑
作者:繁華錦世
簡介:
     一場紅顏劫,一曲天下泣,一覆九州亂,一段遙想在天地人仙魔之間的傳奇愛情。 趙懷雁-趙國公主,父親在為她起這個名字的時候,寓意心懷大雁,她父親常說,孤無子,你便是孤的王子,未來趙國的繼承者,趙懷雁聽著,專攻權謀術,專攻帝王業,十五歲艷冠天下,卻一夕隱匿,自此,燕國多了一個玩弄權術的霸臣,上戲君王,下伐群臣。 燕遲-帝王之子,少年天才,十歲問鼎天下風云榜第一,十六歲住東宮,平四海,斂五湖,設九杼,執霸天下,運籌帷幄,人稱燕太子。 他說:“本宮覺得你長的很像趙國公主。”她笑:“是嗎?趙國公主有本相的一半風采嗎?”他莞爾,一把摟過她的腰,俯瞰著她的面容, “有相爺的風采加上趙國公主的艷色,那本宮睡起來就不會委屈了。”當那一天,山河褪燼,紅顏枯骨,他抱著她說:“雁兒,生老病死,你都是我的。”燕遲——【你所走過的萬丈紅塵,是我披荊斬棘所遇過的最美風景,紅塵之內,與子攜手,紅塵之外,生死契闊,永不離棄。 】深情系列古言②,《一卷江山笑紅顏》備注:《繁華錯》中江山笑曲譜的原版故事,為你譜寫一段傳奇,為你譜寫一段絕戀,為你贈送一首神曲——天下除你,再無紅顏。 【古言VS神話】再現千百年前的朝圣王國、巫族一脈、段家先祖逍遙王以及龍族、蓬萊仙島、魔帝梵尤還有天庭之間的浩瀚篇章。 從帝宮開始,見證傳奇。
繁華錯 繁華錯
作者:繁華錦世
簡介:
     如果重來一世,我不會再把手交給你,絕不。·衡州首富,云門鐵騎,瓊州煙巷,京門四尊,這些毫不相關的地域毫不相關的人,隱藏著怎樣的驚天秘聞? 一個風華絕代的女子游走在風塵,纖纖素手,又攪動著怎樣的亂世風云? 本一切皆在指掌,信手從容,奈何,那個血濺三尺的女子睜開了眼,亂世風云里,誰的命數在改變,誰的人生在改寫,而這些改變命數的人,又該何去何從? 前世,她愛他。今生,她恨他。當紅鸞星再動,當愛情再如期而至,她抽刀揮劍自戳心窩,一字一句:“我宋繁花此生誓死都不會再愛上你。”后來的后來,她懷胎三月卻險些喪命,他沉默警告:“若是你讓本王的子嗣有個三長兩短,本王讓整個宋氏陪葬。”她與他,前世糾纏,今生相殺,卻終究是……兩敗俱傷。 ——瓊州的煙花巷一如記憶中的模樣,細雨小橋,弱柳微風,可那個讓他心亂的人,再也不會出現,他殺伐天下,女人、財富、江山皆在指尖翻轉,信手拈來,可他抗得過愛恨情仇,翻弄了江山風云,最終抵擋不了生死大限。 宋繁花……你不知,本王要的從來只有你。——又名《一生繁華贈予你》^
你與時光 你與時光
作者:繁華錦世
簡介:
     他是襄江帝城赫赫有名的男人。她是襄江帝城的名媛清貴。一次遇見。 一次傾心。一場追逐。她:“只有得到我認可的男人才能吻我。”他:“那就一直堅持這樣的底線,等你認可我,讓我來掠奪你的初吻。”~【有這樣一個女人,一出現就成了你眼中的光芒。 可能這一生,你所遇女子無數,你天下無敵,毫無軟肋,毫無死角,你站在權力和財富的頂端,是無所不能的王,所有人都匍匐在你的腳下,可見了她,她成了王,你成了臣,這便是愛情。 ——夜莫擎】
少帥正經點 少帥正經點
作者:繁華錦世
簡介:
     一段亂世軍閥里的香艷愛情。【架空民國,1V1】傳說中臭名昭著沉溺女色的無良少帥VS傳說中膽小如鼠卻深藏不露的王府三姑娘,她說他 “沒格調” “沒品操” “沒人性”,他說她 “裝白兔” “裝孫子” “裝逼”——實則,都不是好鳥。*在龍家一言天下的軍閥時期,看似和平,實則違心者眾多,白子國亂權,文家作壁上觀,花州十匪幫內外勾結,蘭門軍閥獨立,平城、泰安城、玉溪、匯松四地交匯,形成一股反制力量,暗潮洶涌之下是一觸即發的生死大戰。 誰主江山,誰主美色?他擄她入府原是為了做給天下人看,她順勢入局只為救正興力量中的一抹紅星,可后來,他動了心,她亂了心。 當彼此立場不相讓,生死相煎時,他說:“一定要你死我活嗎?嫣兒,我只與你共生,不與你共死。”她說:“好。”一聲槍響,歲月留給了回憶。 有人說愛情最美好的樣子是恰逢對的時間遇上對的你,恰逢我愛你你也愛我,恰逢我們都生活在太平年代能夠長相廝守。 龍馳——【此生遇見你,于暴亂荒涼里,我找到了世界的安穩。 】深情系列民國二,《幸遇傾城幸遇你》^不同的時代,不同的故事,卻演繹著同樣深情的你,你若喜愛段蕭與宋繁花的愛情,那你也一樣會喜愛上龍馳與王嫣的愛情。 那么,隨我一起,進入這場民國情緣吧。少帥很壞,可他只對一個人壞。
大殷女帝 大殷女帝
作者:繁華錦世
簡介:
     一朝身死,紫金宮垂落。一夕重生,鳳華重起。聶青婉,大殷帝國太后,一指抵定了大殷江山的女人,卻因為扶持了繼承人后死于非命,再次醒來,她成了晉東王府中因拒嫁入皇宮而吞食了毒藥一命嗚呼的華北嬌。 嫁給殷皇?聶青婉真沒想到,剛醒來就遇上這等好事兒。不用費功夫,一個婚禮就能成全她,何樂而不為? 沒有嫁衣,她依然義無反顧地嫁了,自此,廟堂之上,后宮之中又多了一張翻云覆雨手。 年輕深邃的帝王:“你的身上有一股很熟悉的氣息。”聶青婉:“什么氣息?”他看著她,目光孤傲如月,面孔俊冷如刀,這個指腹沾滿了鮮血的男人倏然伸出手,理了一下她的青絲,不溫不熱地說:“令人心動的氣息。”~后來,她寵冠后宮。 只可惜,她要的從來不是他的恩寵,而是他的帝王座。PS:深情系列古文③——愛吾所愛,便是王道。
幸运飞艇彩票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