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榮耀之魔瞳 > 第109章 先干為敬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vrrusd.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花花啊,聽說家里來客了?”

    未見其人,先聞其聲,呂小驢正癱在沙發上啃著蘋果看電視呢,就聽見外邊有人喊。

    心里一合計,估摸著是花花的老爸老媽回來了。

    趕緊的從沙發上爬起來,兩口吞掉嘴里的蘋果,被噎的直翻白眼。

    花花這時候也從廚房走了出來,帶著呂小驢就往門口迎。

    呂小驢吐了口唾沫,順了下頭發道“我發型沒亂吧?”

    “”

    花花翻了個白眼,得,一點沒變。

    呂小驢老老實實的跟在花花身后,笑的一臉褶子,怎么看怎么假。

    有點緊張,也沒怎么細打量,倒是花花的老爹一副粗獷之相,再高一點就跟大個子差不多了。

    呂小驢還嘀咕呢“花花和她弟確定是親生的?”

    花媽和花爸也在打量著呂小驢,花花適時介紹道“爸,媽,這是我朋友,小驢。”

    呂小驢也趕緊上前鞠躬道“爸,媽,叫我小驢就好。”

    “”

    此言一出,幾人都被雷了個不輕,花花臉色漲得通紅,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也沒有解釋。

    還是花媽給他倆解了圍“那什么,趕緊進屋吧,進屋聊。”

    進了屋,花花被她老媽拽進了廚房,留下花爸和呂小驢在客廳大眼瞪小眼。

    花爸遞了根煙道“小驢貴姓啊?”

    呂小驢也不客氣,接過來就點上了火道“我貴姓呂。”

    “”

    這孩子不會腦袋有什么問題吧,一時間,花爸也不知道說什么好,只能猛嘬煙頭。

    一根接一根,兩人把房間噴的全是煙,都看不見人了,門外響起了摩托車的聲音。

    大個子終于來了。

    呂小驢長舒一口氣,在花爸的身邊壓力太大了,沒有保鏢在身邊,總感覺不安全。

    合著呂小驢還擔心人家揍他呢。

    說實在的,大個子在這又能咋地,要是真想揍他,他們倆連帶著黑大帥,誰都跑不掉。

    都不是花爸吹,他可是這個村的村長,大喇叭一喊,晚上就能把他倆扔山溝里去。

    一見著花子,花爸臉一黑“小兔崽子又打架去了?還一瞧你這熊樣就打輸了。”

    花子還沒來得及說話,大個子臉一抬,自豪道“跟我打他肯定贏不了啊。”

    “”

    花爸臉更黑了,這是被仇家找上門了啊,而且一看那塊頭就不好惹。

    當時四下一打量,就想鉆進廚房去摸刀。

    呂小驢急眼了,連忙就去踹了大個子一腳“哎哎,爸啊不是,叔叔,誤會啊誤會。”

    一番折騰,花花也出來了,好說歹說才解釋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花爸重新坐會沙發上噴著煙,縷清了下思路道“這么說,你就是和花花合作做生意的小老板?”

    自家閨女他還能不知道嗎?沒什么學歷,也沒什么本事,這次出去一趟,開著奔馳回來不說,還給家里帶了幾十萬回來。

    要不然這些家具哪來的?要不然他手里的中華香煙哪來的?

    這玩意他平時可不舍得抽,這次還是去孩子他舅那帶去顯擺一下的。

    花花也沒有多說,就說是和一個老板合伙做生意掙來的。

    不過就眼前這倆貨,哪一個都不像這塊料啊。

    提到這個,呂小驢可就來勁了,站起來就開始吹,又是多少粉絲啊,一天的流水好幾萬啊什么的。

    說道游戲主播的事兒,站在一旁的花子眼睛都亮了,眼珠子亂轉,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行了行了別聊了,花子收拾桌子吃飯了。”

    正吹的過癮呢,花花和花媽從廚房鉆了出來,一瞧這客廳烏煙瘴氣的,都站不住人了。

    可不是嘛,在場的四個老爺們,那手里的煙是一根接著一根,從來就沒斷過。

    沒一會兒,花爸拿來充門面的一個中華就被掏了個精光,心疼的老家伙臉上直抽抽。

    花子平時不敢在家抽,這會兒是瞧見家里來客人,老爹好面子不好說他,他這才沾了光。

    一說到吃飯,大個子比誰都來勁,那叫一個自來熟。

    都不用人招呼,單手拖起桌子就往院里跑,另一只手還拽了兩個小板凳,看的花爸眼皮直跳。

    兒子打架輸給他,不丟人!

    不過要是讓他知道,他兒子一伙五六個被大個子一個人干趴下了,不知道會作何感想。

    都說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這地方住,那野味是必不可少的。

    什么野雞野兔啦,咸魚臘肉啊,野蘑菇竹蓀什么的,整整擺了一大桌子。

    這下大個子可算解饞了,人家也不知道客氣為何物,筷子舞的跟風火輪似得。

    花花是知道他的,特意為了準備了個不銹鋼盆,擺在他臉前,這會兒都被裝滿了。

    花爸端起酒杯正想客氣兩句呢,這家伙頭都不抬一下,腦袋都埋在了盆里。

    “”

    “咳咳,大個子,粗俗了啊。”

    呂小驢一肘子搗在他腰上,馬德也不知道給我留點。

    “噢噢,干!”

    大個子舉著酒杯,抬了一下,一仰頭,一大杯白酒就灌了下去,跟白開水似得。

    花爸都傻眼了,誰t喝白酒這樣喝的啊?

    不過人家客人都干了,作為主人,要是養魚的話,那可就不懂禮數了,穿出去他還做不做人了。

    苦著臉,發呆了約摸有兩秒鐘,一仰頭也灌了下去。

    “咳咳!”

    這一下起碼得有二兩酒,還是56度的那種,好家伙給他嗆的。

    好在他常年在山上打熬力氣,練出了這不錯的身板,不然這一下就得趴桌子底下去。

    呂小驢則趁機埋頭猛吃,再晚一會兒,這一桌子菜都得被大個子掃光。

    也不知道他這胃咋長的,得虧呂小驢不知道有吃播這回事,不然非得把大個子弄過去,估計能吊打全網吃播。

    花子則負責倒酒,他怎么說也是個社會人,會來事,瞧見酒杯空了,立馬又給倒滿。

    萬萬沒想到,大個子又提起酒杯,給花爸示意了下,仰頭又給灌了進去,接著又埋頭苦造。

    “這”

    花爸還沒緩過來呢,剛夾了顆花生米,沒奈何,只能又一口悶掉。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幸运飞艇彩票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