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玩轉香江 > 第一百零三章 向樺強的“造訪”

第一百零三章 向樺強的“造訪”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vrrusd.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許子明本來就有事情和王金說,但是聽王金的語氣很不平常,許子明猜測王金確實有什么急事要說。

    電話一頭的王金似乎有意壓制自己的聲音,只聽他小聲講道:“阿明,我和你說,現在永勝電影公司的向樺勝和向樺強就在樓下,他們要我幫忙拍電影,你也知道,我都是明佳電影公司的代理人了,就算拍電影也是幫公司拍,怎么可以幫外人拍。”

    王金的心里是一萬個不愿意,如果是以前的話,他沒什么能力,向氏兄弟要求他干,他絕對不吭聲好好干,否則會保不準掉幾個牙齒。不過遇上許子明后,他有幸當上老板,這身價自然不可以和以前相比較。

    “哪個永勝?”許子明只知道八九年成立的“永盛”是向氏兄弟成立的,不過現在才八二年,就算自己改變部分歷史是,也不可能改變這么多。

    王金困惑,難道許子明不知道這些?

    “就是向樺強的電影公司。”王金講話的同時,同時仔細留意樓下的聲音。

    許子明有些郁悶,許子明在前世或多或少知道向氏兄弟的背景,就是那令人談虎色變的“新義安”。只是沒預料到他們怎么會突然盯上王金。如果向氏兄弟只是單純拍電影的事情,許子明不反對,可關鍵還是看王金愿不愿意。

    許子明記得某篇文章中介紹過,王金曾經說:“不好好拍片,門牙也會被打掉兩個。”

    關芝琳的事情,許子明心頭懸著沒放,等王金把明佳電影公司的情況講完了后,許子明道:“佳慧,有沒有在公司。”

    “沒有啊,她今天接了無線的電視劇拍攝,你都不知道?”王金瞄了一眼墻壁上的掛鐘,道:“這個時候,她還在拍戲。”王金還是頗為耐心的解釋,無線的的工作時間,王金還是比較了解,他老爹是無線的導演,自然熟悉。

    王金正要再繼續講的時候,辦公室的敲門聲也越來緊迫,門外的秘書有些急促道:“王先生,樓下的向先生問你什么時候通完電話。”

    他知道肯定樓下的向氏兄弟等的有些急,來催人了。急沖沖的掛掉電話,令電話另一頭的許子明一臉的霧水。

    王金飛快的打開辦公室的大門,故作冷靜的下去,心里卻是害怕的要死。

    明佳電影公司的一樓主要是招呼來訪的客人,所以除了兩三個服務員,及保安,就看不到其他的工作人員。

    向樺強和向樺勝兩個人是只帶了幾個兄弟過來,王金之前透過窗戶的時候,隱約看見不少車輛,早料到人會比較多。

    只是立在向氏兄弟身旁的那個黑粗老,一臉的兇神惡煞令王金頭皮有些發麻。

    王金聽別人講過向氏兄弟脾氣蠻大,所以也不敢托大,率先道:“向先生,不知道來公司找我有什么事情,剛才電話時間打的比較長,真的很抱歉。”

    《賭神》拍攝的時候,王金都不敢對向樺強指指點點,何況還是現在這個場面。

    向樺強的表情一向比較冰冷,笑起來的時候,更令人有些心寒,不過向樺強今天晚上來這里,完全沒有不懷好心,只是純粹的想請王金拍一部電影。

    王金導演的《賭神》票房有三千萬之高,放眼整個香港都沒有如此高票房的電影。這種拍電影就能夠獲得如此多利潤的方法,自然讓以前拍電影打打鬧鬧的向樺勝眼紅,向樺強又何嘗不是。

    向樺強道:“王先生,我和阿勝希望你幫忙拍部電影,酬勞方虧不了你,希望你不要拒絕。”話語中有些強硬,不過也不并沒與過于囂張。

    向樺勝也補充道:“王先生最近拍的《賭神》票房有三千萬之多,我和我哥眼都快紅了,論香港還是拍電影有搞頭。我和我哥準備翻拍一部賭片,導演的話自然是找王先生你,我們可以和明佳電影公司一起投資拍攝,所以演員的問題,我們也希望王先生多出出力。”向樺勝點燃一根香煙,一副志在必得的表情看著王金。

    他們兩之所以不是強制性的命令,很大原因在于對許子明的顧慮,許子明是香港豪門有錢人,而且很有些手段,再加上王金和許子明的關系非同一般,所以出于不想得罪許子明,所以和王金的談話算是比較客氣了。

    王金聽這兩人說的,完全就是想空手套白狼,只想出個劇本,投點錢,其他的一切苦活都讓自己干。

    如果不是考慮到兩兄弟的背景極其不簡單,他絕對有膽量趕走兩人,但關鍵就是他們不簡單。

    王金弱弱的一笑,心里很沒有底氣,“這個很難辦,我們公司最近有多部電影準備籌拍,很難抽出時間。如果向先生真的要拍的話,不如等我弄完下部電影”,王金說話的同時偷瞟了向樺強,見向樺強的臉色有些難看,連忙改口道:“不過再忙,我也會抽出時間去幫忙的,只是這件事情我一個人做不了主,還得問問許子明。”王金說的是實話,雖然他是明佳電影公司的老板,但是最終的決定權還是得看許子明。王金這里直接稱呼許子明,有那么一丟敲山震虎的意味。

    向樺勝之前的笑容一抹而去,此時臉部顯得有些僵硬,他之所以直接找王金就是顧慮到許子明這一層,本想繞過許子明,結果這個王金很不識相,皮球踢來踢去,最終還是到了自己的腳下。

    兩兄弟沒發作,而一直站在兩人身后的黑粗老,氣的虎牙震顫,暴怒道:“姓王的,不要這么不識趣,我們十哥好心邀請你,你就這么不給面子,小心以后出門有霉運。”

    向樺強在家中排行老十,所以被他的一些手下稱作十哥。

    向樺強咧嘴笑了笑,看了一眼心驚膽戰的王金,故作生氣道:“好了,阿虎,我們是找王先生談話的,可不是來嚇人的。”

    向樺勝勝急忙安慰道:“王先生,你好好考慮一下,我和我十哥在這里等你也不遲,只要你肯同意,我們大家歡心一場,畢竟有錢一起賺。”

    王金懸著的心一直久放不下,那個叫阿虎的大老粗,就是典型的渣滓,絕對是殺人不手軟的狠角色,如果自己今天拒絕的話,絕對沒有好果子吃。許子明倒是沒有什么顧慮,畢竟他有錢,家族在香港也很有能耐,但是自己是什么,什么也不是,可能說不準就......

    王金在凝神思考對策的時候,時間晃蕩一過有十來分鐘。

    向氏兄弟等的也愈加不耐煩,畢竟還沒人敢這樣給他們臉色看。

    明佳電影公司的大門外,突然傳來了陣陣車鳴聲,一下子給本來就很沒耐心的向樺勝添堵,當即虎道:“阿虎,出去看看,是誰在門外鳴笛。”

    阿虎這個黑老粗就是兩人的重要心腹,當即出門查看情況。

    許子明在電話中聽到王金講的內容,就已經猜到他王金絕對很難應付這件事情,所以掛了電話后。就直接把李國忠和潘衛國叫來,一起去明佳電影公司。

    車鳴笛后,停放在到鐵門外時,許子明發現路邊也停了幾輛從沒見過的轎車。

    “國忠,你開車去附近的保安公司把張兵叫過來。”許子明下車后,看到鐵門處一個保安也沒有,唯一發現的保安,居然在屋內睡覺。

    說完后,在潘衛國伴隨下,經過鐵門后,直接來到公司的大門,不出意外的看見有些陌生的男子,站在門前。

    他正要進去時,一個黑老粗的身影正好映入眼中。

    “你們是誰。”這個黑老粗阿虎,霸道的講話的同時,做出一副阻難的動作,周圍的手下很有眼色,紛紛做出一副警戒的狀態,仿佛要將許子明和潘衛國吃掉一般。

    “麻煩讓讓!”許子明不耐煩的講道。

    阿虎也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誰,當即大罵道:“給我滾開,十哥談話,誰也不能進去打攪。”此話一出,周圍的小弟,都有意識的靠了過來。

    “放肆,在我的公司都敢這樣猖狂!”香港社團,許子明心里確實或多或少有些顧忌,但是當真正欺負到他頭上的時候,就是忍無可忍。

    潘衛國找就是許子明忠實的跟班,許子明這樣的態度,就是表明,眼前的人已經踐踏了許子明的忍耐限度。同樣,他很知趣的,二話不說,直接抓住眼前擋路人的手,將其摔翻在地。

    阿虎,被這樣莫名其妙的摔倒,他的臉上青筋暴起,雙手撐地,頓時起身,就要掄起那只強壯有力的手狠狠錘去,但是又被潘衛國極其輕松的抓住,懸浮在半空中,絲毫不得動彈。

    潘衛國不屑道:“記住,許先生不是你可以惹得,否則就得付出代價。”

    阿虎的一只手被潘衛國擰的十分痛,情不自禁的痛喊出聲,周圍的手下,驚的不敢過去,紛紛吃驚的看著。眼前的阿虎,可是他們社團里十分能打的人,否則也不可能被選作當向樺強的新腹,沒想到在此人的面前如此不堪。

    潘衛國加大力度,此時的阿虎,原本以為自己的手可能就要廢了,恰恰此時,向樺強和向樺勝及時出來。

    “衛國,可以了。”許子明眼睛很銳利,因為他瞥見這些人是向氏兄弟的手下,不錯,向樺強正向他走來。

    香港有那么幾號人物,許子明很熟悉,向樺強就是那么一位。

    阿虎悻悻的走到向華強的跟前,心里卻是對眼前的許子明和潘衛國充滿畏懼感。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幸运飞艇彩票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