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王者榮耀之國之榮耀 > 第297章 第一百一十九話 難受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vrrusd.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不過此時從經濟上來看的話,雙方并沒有太大的差距。

    但是這僅僅只是從整體的經濟上來看。但是要是放在線路上來說的話,此時車市戰隊他們則是已經到達了一個十分被動的局面。因為他們的主力輸出原本就是從中路展開了,而此時他們的中路確實在經濟上已經是落后了對方的中路。而且這樣的一種形式也是對方刻意所造成的,因為他們剛才在對這是戰隊的中路選手進行報價的時候,他們的打野是刻意地將他的這一個人頭讓到了自家對方的一個中單選手身上。而且自家的中單選手拿到這一個人頭之后,也是在經濟上相較于城市戰隊的主力選手來說領先了不少。

    再加上剛才這樣的一個人頭的產生,本來就是這一場比賽的第一滴血。所以這個人偷的獎勵也是十分的豐厚,此時正是戰隊的人們也都是已經意識到了他們的中路的這一步是手對于他們自己所造成的一個傷害,就是他們想象中的還要高一些。但是此時他們所要面對的就是他們,中單則是必須去盡快的調整出他自己的一個狀態。

    因為這場比賽對于他們來說這是他們最為關鍵的比賽,他們堅決不可以在這樣的一場比賽之中出現任何的幌子。不然的話,對于他們來說,這三場比賽的一個整體的結果也將對于他們來說出現一個較為大的偏差。

    如果此時從他們自己的角度上來看的話,這樣的比賽的確是沒有他們自己想象的這么好等。因為對方此時在拿到了第一滴血之后,經過他們在下路也是損失了,他們的一個射手的人頭帶著從他們整體的情況來看的話,他們對于城市戰隊的這一片的壓制倒是還有呢。尤其是戰隊這一邊的中單選手,此時在場上并沒有拿到他自己想拿地的優勢,也就是說在他們以他們的中單選手為主要輸出點的位置上,現在出現這樣的一種情況,那事情對于他們來說也是十分的被動的。

    而且這樣的一種情況在他們此時看來也是他們不愿意去接受的,因為他們目前從比賽一開始便乘已經將所有的輸出地全部都掛掉了之前的狀態選手的身上,而此事他們之間的中單選手卻沒有打出他們所期待的這種優勢,這其實對于城市戰隊的選手來說,每一個人的心中都是或多或少有一些壓力,因為畢竟他們也是在這樣的一種局勢強,完全是要依靠中路和他們的打野選手進行一個聯動才這樣的一種趨勢拉轉回來。

    但是要是此時他們的中單選手因為這次疏忽而在后續的比賽上在線上一直被對方所養殖的話,那么這對于他們來說這是一件十分不好的事情,因為他們并沒有做好這么久的時間之內去做到這樣的一個狀態的轉變。所以此時對于他們來說,城市戰略這邊的壓力反倒是要比對手要大很多,因為此時他們做打出的一個計謀并沒有按照他們所想象中的這樣一個打法去進行,所以此時他們相對來說面對的壓力自然是要比對手要多得很多。那只是反光退出這一遍,他們剛在那上路是沒有參戰的,也就說對于雙方來說,他們的上路都沒有拿到任何的優勢,盡管剛才對手在上單的位置上可能會拿到一個助攻的方式,但是最終卻名為大家對于第一期學的一個交警,所以使得他們的上單選手并沒有將這樣的一個助攻拿到手。不過盡管如此,這也是可以看得出來,對方在計謀的實施上確實要比城市戰隊這一面活躍很多。因為他們剛才在一個比賽的一個計謀的執行上,確實也顯現出了比城市戰略更為活躍的一個安排,因為剛才就在他們去在捉弄所打的這一播的時候,他們的上單選手也是已經看到情況之后開始向他們的中路出訪,并且要幫助他們的中路去對于他們的上單選手進行這樣的一個追擊,所以此時才出現了他們的三個人開始圍剿對面的中單選手的一個人的這么一種情況,但是反觀城市戰隊這邊的話,他們的上單選手雖然是有意識是去幫助他們的之間的中單選手去克服這一點,并且去幫助他試圖去逃脫戰的一個最基的時候,確實比自家的中單選手所制止了,所以此時在這樣的一種戰術的計謀的執行上來看的話,嘗試戰隊這邊確實不如對手的,因為對手剛才的這一過黨的要比他們自己要果斷一些。而且對于雙方的一個人員上的一個磨合的程度來看的話,這是戰隊這一邊的話卻也是不如對方的。

    因為城市對人對這邊的話,剛才經過這波教授之后,其實上路并沒有參與到他們的戰斗之中,而且他們的中路其實也只是一個單挑的方式,只不過是在后續看到了對方兩個人來之后變成了一個他們所沒有想象中的一個方式。再反觀他們的下路,其實在剛才的那個比賽之中,城市戰略的話下路也是拿出了一個32的一個句式,這樣才是強行的,對面的射手留了下來,最終將他的一個人頭拿到了他們的自己的手中。

    但是看對方此時下路剛才的一個射手和輔助選手之間的一個配合的話,但是可以明顯的看得出來對方也是在這樣的一個比賽之后他們也是做了一個總結,也就說像剛才他們所出現的那一種,兩個人之間有一個人不舍得離去,而導致兩個人都最終丟掉人頭的事情并沒有再發生了。而且對手的一個輔助選手此時也是將城市戰隊的一個選手之間的一個相對來說比較重要的技能也是騙到了手,所以說此時對于城市戰隊的選手來說,他們雖然是在下路的線路上拿到了一個人頭,但是從他們整體的一個打法上來看的話,他們并沒有打出他們此前所計劃出來的那一種完美的狀態,但是反觀對方,剛才下了一個簡單的配合,確實已經能夠顯現的出對方的選手,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下,所能夠打出他們自己認為最為合理的一個配合。

    而且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的話,對方所認為合理的這樣的一個配合的確也是拿出了他們合理的一種打法,因為這種合理打法使得他們自己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下去得了他們自己認為最為良好的開局以及最為良好的結果,這使得他們自己在后續的比賽之中也將會取得菜心理上的一個優勢而已,帶他們在心理上取得優勢的話,那么在戰術的執行起來的話,也是相對于之前來說將會變得簡單的更多。因為只有他們自己的心理上有了優勢之后,那么在后續的一個執行上已經順理成章的變成一個十分自然的事實。

    所以經過他剛才這一步之后,結果陷入他們剛才丟到了自己的人頭,但是他們只是從雙方的一個配合上來看的話,他們并沒有因為下路丟掉了一個人頭,而取得一些他們自己所認為不可能取得的成績。那只是對手這一邊的話也是可以看的出來,他們即便是丟了一個人頭,但是確實打得十分自信,而且他們此事這樣的一個打法也是城市戰略,這一天取得優勢的一方倒是顯得有些不自然。因為按理來說的話,他們下路是取得優勢的,所以在教學的過程當中,下路自然是要答出比對方更為兇狠的操作才是你所應當的,但是此時目前他們談的對方丟了,能夠之后反而打得十分的積極和過的,這使得他們對于線上的一個情況下進行一個重新的評估,因為對手只是所拿的陣容是偏后期的,而他們所拿的就是騙錢去的,所以經過這樣的一個交手之后,他們拿到了一個偏前期的陣容,并且也是取得了一定的收獲,這使得他們自己也是可以在后續的比賽之中繼續發揮他們自己的優勢,但是目前對手卻并沒有因為他們的占有優勢而展現出任何的恐懼。

    所以這使得他們不禁對他們自己的一個豬造的一個情況產生了一個懷疑,因為他們對對手的了解的話,對手一旦出現這樣的一個情況的話,那自然是因為對手的打野選手就在附近轉悠,不然的話他們也不可能在他們劣勢的情況下打出這般激進的一個打法。因此此時城市戰略即便是取得優勢,他們也不敢在線上打的太主動,因為對手此時所打出來這樣一種方式讓他們足以懷疑對手的打野選手自己就在他們的四周游蕩的尋找著機會來叫他們自己一網打盡。

    所以此時他們即便是拿到了優勢卻也不敢去打的太主動和果斷。但是他們只是這個陣容是偏前期的,而且他們自己也是拿著的優勢。如果在這樣一種優勢的情況下,他們無法將他們所要重重的正義沖擊性的打法打出來的話,那么對他們來說對于自己便是一種失誤,而且對于對手來說便是一種機會。因為對于他們這種陣容來說的話,這里鄭榮榮的時間性實在是太大了,如果他們在真正陣容的強勢期并沒有將這個陣容完全發揮出來的話,那么對于她們后續來說將會產生一個十分巨大的影響。

    因為畢竟他們自身是屬于他們陣容的強勢期的,一旦強勢晉級過的話,對方就會接管比賽,如果到那個時候他們并沒有取得他們想要的一個優勢的話,那么后期他們自然和對手較量起來,也就沒有那么的容易了。所以想著這么多之后誠實點對這一邊,這時也是變得有些猶豫了起來,他們只是一方面是由于他們該不該和對手進行一個戰術上的交換。而另一方面他們也在是在猶豫著,如果他們自己打得還夠激進的話,那么對于對手來說可能會有機會去抓他們,因為畢竟中路的那一波被對方的打野所成功的抓捕的話,也是足以說明對方的打野選手在這場比賽之中的狀態也是相當的好的。

    而且他對于未知以及對機會的嗅覺很明顯是要比前兩場比賽要更重一些,不然的話他們的打野選手自然也是不會在他們加入需要幫助的時候,毅然決然的選擇放棄中路。因為畢竟他們對于種種的猜測這是十分的有信心的,但是他們的這種猜測卻到后來別則是被證明了他們的才做是不對的。因為他們剛才中午的這一撥便是因為他們自己的一個猜測的事物,才使得他們的中單選手掉入到了對方的一個陷阱之中,并最終被對方成功的拿到了第一滴血。

    這一次是對城市戰隊來說,他們在戰術上的一個懷疑,此事也是已經成為了他們對立的一個通病,因為他們剛才的這個方式已經使得他們開始對于自己的這一個情況有了一定的懷疑,而且這樣的懷疑也使得此時對于他們自己戰術的實施開始以不禁有了一些猶豫。俺這對于此時的城市戰隊來說并不是什么好事,因為他們一旦在戰隊的狀態出現問題的時候,那么戰隊的整體的一個戰斗的狀態也會受到一個十分巨大的影響。而此時他們需要去克服它們自己心中的一些問題才行,而且此時需要為他們這樣的一個問題去做一個最為有效的消除呢,便是他們的中單選手了。如果他們的中單選手能夠在自己劣勢的情況下,還能將自己的這個狀態進行一個及時的調整的話,那么后續的比賽他自己也將會展現出一個巨大的優勢出來。

    而且她自己的這個優勢對于他們整體戰略來說這是十分的重要的,因為他自己介紹了一個壓力,他自己是完全明白的。而且是對于她來說,她所面臨的問題確實很嚴酷,他所面對的困難及卻很大,但是他自己也通過他自己的方式去解決掉,才是此時他們隊員最需要他去做的事情。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幸运飞艇彩票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