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我是崇禎帝 > 0182 蕫三謨之死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vrrusd.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蕫三謨親自抄起鐵鍋,顧不上臟臭將鍋里的金汁全部潑了下去,一聲聲的慘叫聲傳來,好幾個賊寇滾了下去。

    蕫三謨回頭狂喊道,“你們還愣著干嘛?想等著賊寇們沖進來殺了你們的父母妻兒嗎?都給勞資潑金汁,掀梯子啊!”

    似乎是蕫三謨的話起了作用?也似乎是青壯們害怕了?這幫臨時湊起來的青壯們終于恢復了一點點男人的血性。

    紛紛幾個人一組,有的手忙腳亂的抬著金汁往下灌,有的合力使勁的掀著梯子。

    辛虧這些梯子不是真正的攻城梯,抓的并不牢固,眾青壯合力也是能夠掀翻的。

    一時間流寇的進攻居然被阻止了,城下觀戰的張獻忠陰側側笑道,“這個縣城還有點意思嘛,來人,弓箭隊準備,干死這幫狗娘養的官兵。”

    張獻忠一聲令下……

    幾百個手執弓箭的賊寇紛紛上前,迅速的靠近城墻,然后拉弓射箭,無數箭雨射向城墻。

    張獻忠的弓箭隊也很一般,并沒有強弩,而這些弓箭也是比較差的普通弓箭而已,射程雖然能夠達到城上,但是傷害力有限。

    如果城上的眾青壯能夠不怕死的沖到垛口,居高臨下朝下射箭,未必不能壓下這波攻擊。

    可惜啊!

    草臺班子就是草臺班子,這些青壯又不是真正的兵卒出身,他們如何能有這種勇氣?

    這次任憑蕫三謨喊破了喉嚨,他們也是不愿意拼命了,個別人甚至開始后退逃跑。

    東門有賊寇,不是還有西門,南門,北門嗎?

    這些人準備從別的城門逃跑,其實何止他們啊,城里的人都醒了,無數人驚慌失措的奔向西門,南門,北門。

    此時也就蕫三謨一人守城了,這是一場孤獨的守城戰,也是一場注定不會勝利的守城戰。

    蕫三謨身上滿是金汁,渾身插滿了利箭,就如同刺猬一般。

    這些利箭都不深,蕫三謨一時不會死,但是他疼啊!

    哪怕是不怕死的人,其實也會怕痛的,尤其是這種被刺成了個刺猬的疼法,簡直是痛徹心扉!

    蕫三謨疼的想哭,可是他依舊沒有放棄,直到賊寇沖上前,將他綁了個嚴嚴實實。

    張獻忠此時才終于策馬奔騰,并一馬當先的沖進了山陽縣城里,他哈哈大笑,“兄弟們,都給勞資去搶,去殺,去干翻那些女人們。”

    沖呀!

    沖呀!

    沖呀!

    張獻忠的部將們此時就像瘋了一樣,他們沖向了山陽縣城的各個角落。

    就連李自成手下也想跟著沖出去,李自成急忙大喊,“兄弟們,都別散開了,小心被自家兄弟誤傷了。”

    也對……

    李自成手下這波流寇要是沖出去了,百分百會被張獻忠部將當普通老百姓給滅了。

    幸好李自成這些手下都是比較聽話的,他們聽了首領的話,大多緊緊聚攏在了李自成身邊,一步也不敢離開。

    張獻忠冷冷瞧了一眼。

    接著他便走向蕫三謨身邊,此時蕫三謨渾身是血,凄慘無不。

    張獻忠笑道,“你倒是條漢子,別人都逃了,就你還守?”

    蕫三謨梗著脖子一言不發,只恨恨看著張獻忠,恨不得生吃他肉的感覺。

    張獻忠又道,“不過你也算幸運,本將軍最敬佩真漢子,投降吧,饒你不死!”

    “呸!”

    蕫三謨猛的吐了口血水,噴的張獻忠滿臉都是,就連李自成都暗暗叫好。

    蕫三謨吃力的說道,“本官乃山陽縣尊,身份尊貴,豈能投降你個反賊?”

    張獻忠也不擦臉上的血沫,他殺心已起。

    倒是田見秀這人厚道,而且田見秀是真正愛惜英雄好漢。

    不像張獻忠這人,假惺惺的愛惜英雄好漢,其實他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別的英雄好漢了。

    田見秀上前道,“這位縣尊,您流了這么多血,如果再不救治就會死的,讓我幫您止血吧?”

    “呸!”

    蕫三謨又是一噴,“反賊別假惺惺的,本官寧死不投降!”

    田見秀還想說什么,卻被張獻忠一把拉開,張獻忠突然笑了,“狗官,寧死不投降是吧?本將軍知道你們這些忠臣都不怕死,你們愛惜名節。”

    “本將軍今日就先取你狗命,然后對山陽縣城的百姓說,就是你開城門放我們進來的,賞你千金!”

    “反正到最后你的屬下都逃了,是真是假誰能說的清?你心心念念為朝廷死節,到最后卻被朝廷誤解為貪生怕死不節之臣,哈哈哈!”

    蕫三謨干脆閉了眼睛。

    這家伙還真是個硬骨頭,就連名節也不在乎了,只一心求死。

    張獻忠最討厭的就是這些忠臣嘴臉了,他寧愿更喜歡投降的貪官污吏。

    張獻忠存心想侮辱蕫三謨,他突然冷冷道,“來人,全城搜查,將這狗官的女眷一個不漏的弄來,然后任憑眾兄弟侮辱。”

    蕫三謨聞聽此言,這才略微動容,他雙目通紅的看著張獻忠。

    正在此時,縣衙的方向突然冒起一道沖天大火,縣衙燒了,蕫三謨想起了他妻子對他說的話。

    李氏曾淚流滿面說道,“倘若城破,妾知道夫君必定會死節,夫君放心,妾在城破之日,定會攜家人同夫君一起死節!”

    蕫三謨突然狂笑。

    然后他猛然閉嘴,可是依舊有一縷鮮血流了出來,接著這家伙便頭一歪,雙目圓瞪,面目恐怖,四肢亂蹬,他居然咬舌了。

    張獻忠大怒,“來人,把這狗官的嘴巴掰開,讓他呼吸!

    眾流寇手忙腳亂掰開蕫三謨的嘴巴,甚至想把他嘴里的血污清理干凈,可惜并沒有用。

    鮮血早就堵住了蕫三謨的氣管,并且在慢慢凝固,他很快就因為窒息而死亡了。

    張獻忠氣極,他最恨這些貌似忠良的狗官了,搞的他張獻忠就好像小人一樣。

    這股子氣要發泄啊!

    張獻忠冷冽下令,“諸將聽令,將這城中的小腳女人都給爺爺抓來,看爺爺不整死她們。”

    劉芳亮奇怪的問李過,“一只虎,他為什么非要小腳女人?女人嘛,漂亮就行了,管特娘的腳大腳小?”

    ……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幸运飞艇彩票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