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錦繡田園:騙個夫君來種田 > 第三百七十章 奉旨進宮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vrrusd.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左右不過就是個糊口的買賣,也賺不了什么大錢。如今都城中幾大世家還有高官都有他們的眼線,也不怕打聽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只是一想到夏思涵進宮之后孤身一人,也不知墨軒會如何待她,茶館里的幾人夜不能眠。

    李錦炎在夏思涵房中待了一整天,直到天黑才出來。小九見了他一點都不驚訝,倒是楊青澤,看他從樓上下來吃驚不已。

    “你何時進來的?這段日子又躲在何處?”

    李錦炎沉聲回道:“我一直都在這里,還能去何處?從今天開始,我們三個要時刻關注宮里的事。小九可去將軍府打聽一下那個落落的近況,不出意外的話,她應該就是皇后人選。”

    “公子說的是,落落小姐確實是要做皇后的。不過奇怪的是,自從墨軒當了皇上之后,落落居然一次都沒來看過東家,我都懷疑她是不是被關起來了。”

    “你去看看便知。我現在這樣子不方便露面,你們幫我易容,這樣就算有人闖入也能先糊弄一下。說我是慕容國來的,來茶館沒多久,想必他們也不會有什么懷疑。”

    小九點頭,立馬給他易了容。

    這邊夏思涵進宮,直接被帶去了景仁宮,沒見到墨軒,卻看見江瑩。

    如今的江瑩一身后妃標準打扮,讓夏思涵十分詫異。

    “你……”

    “少夫人不用驚訝,就是你看到的這樣。如今我和貴妃黃氏都被墨軒收了留在宮中,我也不知墨軒是何用意,只有先留下來保住性命再說。畢竟此處我才來了不到兩個月,若是陪葬,我也不甘心。”

    江瑩的話讓夏思涵有些懵。楚國民風彪悍,兄弟共用一妻倒也有,可是在皇家,這倒是頭一次瞧見。

    “可墨軒答應過他的后宮只有落落一人的,如今卻有了你們,真真是翻臉無情,小人行徑!”

    “朕就是小人!”

    夏思涵話音剛落,就從門外傳來一聲清冷的男音,正是墨軒。

    夏思涵回頭,見了墨軒也沒有行禮,倒是江瑩拜了下去。

    墨軒不以為然,走進去徑直走在軟榻上看著夏思涵,臉上掛著冷笑。

    “怎樣,是不是覺得不可思議?只是短短幾天的時間,這個位置就易主了。”

    “那又如何?原本就是打算奪位的不是嗎?”

    夏思涵冷冷道,北辰家的人大多如此,根本不在乎外人的看法。北辰墨染如此,現在墨軒亦是如此。

    “夏思涵,明人不說暗話,此次宣你進宮你知道朕想要的是什么!”

    墨軒倒是直接,不過夏思涵也不傻,舉起手腕淺笑,“你不就是想要這個嘛,想知道這里的秘密?北辰家的人對鐲子這么感興趣,難不成,你們跟云氏有什么淵源?”

    當著江瑩的面,夏思涵毫不掩飾全都說了出來。

    墨軒哈哈大笑起來,“淵源?哈哈哈!左右不過是為了錢,我們能有什么淵源?夏思涵,要不把鐲子給朕,要不就直接告訴我鐲子的真相,時候我便放你回去,如何?”

    墨軒終于露出真面目了,夏思涵后退一步搖頭:“若給了你,我便沒有退路了,除非……”

    “除非什么?”

    看見夏思涵眼睛一轉,墨軒就知道她想要提什么條件。

    “除非,你送我回慕容國,我便告訴你這鐲子的秘密!”

    墨軒起身沖她搖搖頭,隨即走近她,“你太過狡猾了,朕根本不相信你。若是送了你回去,只怕你轉頭就會設計報復與我,我可不傻。”

    見他不上當,夏思涵有些失落,于是干脆學他的樣子坐了下來。

    “這樣的話民婦還是留在宮中的好,似乎這里比起茶館來還要安全些。”

    “你最好乖乖的,不然我定讓你后悔!你的茶館里還有人,記住,別耍花招!”

    墨軒警告她之后起身就走。

    江瑩立馬在他身后屈膝:“恭送皇上!”

    夏思涵見狀不由得嘆氣,“你這又是何苦,他可不是個好男人。或許他做皇帝不錯,但絕對不是良人。”

    江瑩何嘗不知,只是如今她沒有別的選擇。墨軒不會放她回家,即便是回去也沒有活路。江家如何能容得下她?這么一來還不如跟著墨軒,至少還能留下一條命,至于以后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墨軒走了之后景仁宮里就多了很多侍衛和宮女,夏思涵也不著急,左右她也不在意這些人的存在,倒是江瑩有些著急。

    一個下午,江瑩坐立難安,在院子里不停指揮宮女太監打掃。

    夏思涵坐在門廊下專心繡花,見到江瑩這樣,不由得勸她:“算了,就算你把這城墻看穿了,他也不會過來的!”

    “誰說我想他了,只是我覺得無聊罷了。”

    江瑩不承認,夏思涵輕笑,手上飛針走線沒有停歇。

    “好,你說什么就是什么,不過這景仁宮,可不是永遠能住下去的地方。你可知,墨軒的皇后人選是怎么輪到落落的?”

    “身為先帝的女人,我如今能活著已是萬幸。從先帝駕崩之后,這個世界上就再也沒有淑妃了。如今我是江貴妃,這景仁宮我自然是住得的,不過黃貴妃可是真的成了皇貴妃的。就算落落小姐進宮成了皇后,這宮里的人也是會看眼色的,她這皇后未必能做的長久。”

    “所以你這么焦急做什么?左右皇后之位不用你去爭奪。我看墨軒待你不薄,你們是何時認識的?”

    時至今日,若是夏思涵還看不出來他們是一伙的就怪了。

    江瑩錯愕地看了看她,見她臉上云淡風輕,于是便也放下心來。

    “準確說起來,應該是貴妃被先帝掌摑開始。那時候當我知曉貴妃因為黃有龍的死找到先帝,讓先帝為她做主,先帝不但沒有寬慰她,還打了她。她可是陪伴先帝最久的女人,居然也被如此對待!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決定不再依靠先帝了。恰好宣王進宮被你痛斥關進天牢,是我和貴妃聯合起來將天牢守衛全都換掉,宮門值夜的人也是我們的人。”

    夏思涵聽了心驚不已。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幸运飞艇彩票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