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全職贅婿 > 第783章 裁判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vrrusd.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你救了我?”

    “是啊,不信?”

    林寶想說,你讓我怎么信啊,救完了人,現在要錢,誰知道你是不是碰瓷耍詐。

    那胡子拉碴的男人,繼續喝著酒,“其實我根本沒想救你,半個月前,我在路邊喝醉了酒,有個男人把我給救了,還免費給我付酒店的房錢,讓我隨便住在這,所以昨晚我才順手救了你,也做一次好心人。”

    “你說啥?”

    清晨,一個陰錯陽差來了。

    上午八點鐘,等許霏霏趕到酒店的時候,高跟鞋都磨破了腳,不是鞋不好,是她整個早晨都跑的太急。

    嘭的一聲推開門,林寶完好無損的坐在床邊,笑呵呵的招手:“老婆,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你……你沒事了?”

    “我有什么事,福大命大,被人救了。”

    “那昨晚的事你記得嗎。”

    “待會再說。”

    林寶抱住驚慌的許霏霏,她從包里拿出一套新衣服,“你讓帶的衣服,穿上吧。”

    “真丟人……衣服都搞沒了。”

    那胡子男人說道:“這你可別怪我,我見到你的時候,你就是沒穿上衣的,真是膽子大,這么冷的天,赤膊上陣。”

    許霏霏意外道:“你救了我老公。”

    “是啊,是不是該給點感謝費。”

    “好。”

    “別啊老婆,給什么錢,我都給過了。”林寶回頭懟道:“別和我耍無賴,免費給你住酒店了,還有什么自行車。”

    說完,他拉著許霏霏下樓了。

    在車里,他把昨晚的事很尷尬的講了一遍,很丟人,又沒打過對手,被人打暈了,之前那么生猛的林寶,現在是把排面都丟光了。

    但聽完這些話的許霏霏,卻目瞪口呆,實在掩飾不住此時的表情。

    因為林寶……又失憶了?

    昨晚的實際情況,在秦瀟湘那邊已經全知道了,可林寶為什么還是只記得前半段。

    一次是意外,兩次就徹底不正常了。

    “老婆,怎么了?”

    “沒什么……回家吧。”

    “你不去公司了?”

    “今天不去了,我們在家里休息。”

    “好。”

    小白將夫妻二人送回家里,但這件事并沒有完全結束,因為昨晚林寶打傷的青煙,的確是許慕白的人,這算是公然撕破臉。

    也許是昨晚太疲倦,林寶完全不記得后來的事了,怎么就淪落到路邊,還被人救了,那三個丫頭干嘛丟下他不管了。

    想不通,又有些頭疼,林寶又睡了過去。

    許霏霏靠在床頭,看著身邊的丈夫,無奈的嘆了口氣,這種折磨留在了他身上,如果沒和他日久生情,沒有走到夫妻關系,和父親一樣把林寶當做工具一樣,不在意他死活的去用,那林寶現在的下場,一定很慘……

    但現在是丈夫,她愿意風雨同舟,在流落孤島的那幾天里,生命垂危的她,也有和林寶同生死的情緒,這是一種別人無法擁有的牽絆。

    你變成什么樣,我都愿意和你做夫妻。

    她咬牙堅定著,悄悄下了床,去了旁邊的書房里,翻看著最近買來的書,各種精神和心理學的分析,以及美帝那邊出版的各種戰爭后遺癥的相關書籍,一看就是一上午。

    一直到中午,林寶也沒睡醒,最近他白天嗜睡的厲害。

    門鈴響了,許霏霏以為是管家送來午飯,結果對講里說話的人是二哥。

    她匆匆下樓打開了門,“二哥,你怎么來了。”

    “來看看你,也順便看看我妹夫。”

    “他在休息。”

    “日上竿頭了,還在懶床,不用這么慣著一個吃軟飯的吧。”

    “哥,我的事你別管。”

    “哪敢管。”

    許慕白對許霏霏的寵愛,看不出是虛偽的,兄妹坐在沙發上,傭人端茶送水之后,她讓傭人都退出去了。

    “你一直不喜歡這別墅,怎么突然來了,是不是有事要說。”

    許慕白溫和的笑了,“我寵到大的妹妹,就這么毛毛躁躁的嫁人,找個工具來爭家產,我能喜歡這里嗎。”

    “你是不想我嫁人,還是不喜歡林寶。”

    “兩樣都不喜歡。”

    “林寶怎么了。”許霏霏下意識的關注自己的丈夫。

    “你的事我不能管,可我的事,林寶在插手。”

    “你們倆?”許霏霏很意外。

    “我的生意上,現在有一個競爭對手,而林寶就在和我競爭對手搞關系,這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這件事。”

    “他也不敢告訴你,就在昨晚,他出手打傷了我的人。”

    “什么?”

    也許許慕白不知道,昨晚林寶暴走打翻全場之后,還離奇失蹤了,說到底,還不是因為被青煙打暈了。

    許霏霏驚訝過后,才明白過來,昨晚的事牽扯到了二哥,她心里第一反應是有些不高興,因為林寶的失控,和二哥的手下有很大關系。

    但立刻自責了,進入許家長大,她受到太多白眼和不公了,雖然是人上人的公主,可她面對的排擠也不少,少年時代的許臨風,就對許霏霏非常的有敵意,連帶著很多許家親戚都排斥她們母女。

    只有溫和暖男的二哥許慕白,把她當做了妹妹看待。

    童年和少年時代,許慕白都是她心里的哥哥。

    這份親情,讓她不敢再有任何不滿了。

    “哥……你先別生氣,待會我問問林寶,咱們是一家人,這件事我來調解吧。”

    許慕白似乎也不想為難妹妹了,“霏霏,如果林寶一意孤行,我也不會把他怎么樣,做哥哥的,當然要讓著妹妹,只是不希望一家人成了競爭對手。”

    “我會問清楚。”

    “還有,我聽說昨天大哥就飛走了。”

    “去看爸爸了?”

    “嗯,八成是對爺爺的偏心有不滿,要去問個清楚。”

    “隨他吧,許家誰來做主,我沒興趣。”

    許慕白無奈的笑了,“你們倆真的不能心平氣和嗎?再打下去,要你死我活了,咱們可是兄妹啊。”

    “早就在你死我活了。”

    被丟到孤島上等死的事,幕后的黑手就是許臨風,他已經有了殺心。

    “不打擾你了,你最好讓林寶收手,免得你夾在中間難做,他太不懂事了。”

    “好,我知道了。”

    二哥的上門警告,表現的非常溫和,但許霏霏知道,二哥的溫和只是在她面前,能親自來說這件事,已經是很大的不滿了。

    一個人坐在客廳里,一天的事情讓她煩悶,這個時候,她很想給閨蜜安琪打個電話,敢愛敢恨,灑脫任性的閨蜜,很擅長開導這種亂七八糟的情緒。

    可現在不能打電話。

    “醫院大聚會”那聚會那次,所有女人都整齊的見面了,唯一刺中許霏霏的,就是謝安琪的出現。

    兩閨蜜就像兩個冤家,當年就因為男人鬧的不和,現在又是這樣,難道認識得太久了,對男人的品位都一樣了?

    這是一根刺,她也沒想出什么辦法去拔掉。

    她知道,謝安琪也沒想好什么辦法,來正式面她們倆。

    至于二哥那邊,她其實心知肚明,不管是什么原因來警告,本質都是利益,林寶和許慕白之間,發生了利益糾葛,該偏向誰?林寶的利益,為什么會觸及到二哥那里?

    這個裁判難做了。

    越想越煩,許霏霏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她并不知道,整個過程,坐在二樓樓梯處的林寶,全都聽見了,也看見了老婆剛剛那無奈又復雜的表情,明顯是左右為難了。

    “這個笑里藏刀的許慕白,又來使壞了,這不是故意破壞我和霏霏夫妻關系嗎。”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幸运飞艇彩票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