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人皇紀 > 第四百六十六章憤怒的京師!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vrrusd.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四百六十五章

    “噠!”

    腳步輕搖,在昏暗的地牢里沿著臺階一階階的回蕩,就在老鷹在外面拍賣靈脈,引起一波狂瀾的時候,暗牢中的王沖也迎來了一個訪客。

    白衣如雪,神色冷漠,身上掛著鴻臚寺的標志,卻是王沖的老相識。

    “王沖,你到底搞什么?”

    鄭沉舟緩緩的踱著步子,走到了柵欄了,隔著鋼鐵的柵欄格子,望著里面盤坐在地上的王沖。

    “鄭大人不去幫助胡人鎮壓漢人嗎?”

    王沖頭也不抬,聲音波瀾不驚道。

    聽到王沖譏諷的聲音,鄭沉舟臉上掠過一抹憤怒的潮紅:

    “王沖!你不要太得意!你以為你還出得去嗎?王家勢大,但還管不到我們鴻臚寺來!”

    “我可從來沒有說過王家可以插手到這里來,這不是你說的嗎?”

    王沖淡淡道。

    “你!”

    鄭沉舟怒哼一聲,猛的一甩袖子:

    “王沖,這可是你自己送上來的機會!光天化日,你居然敢在帝都殺人。你們王家到底還有沒有王法?”

    聽到這句話,王沖的目光閃了一下,第一次沒有立即反駁。

    “……有些事情,是必須要去做的。你不明白,我也不會怪你。等到以后,你就會知道自己今天說的到底是什么。”

    “哼,殺人償命,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告訴你,王沖,就算你們王家能量再大,這次我也要讓你把牢底做穿!”

    鄭沉舟厲聲道。

    在整個京師里面,王沖可是榜上有名的鴻臚寺黑名單上的頭號人物。如果說整個京師里面有一個讓鴻臚寺恨之入骨,如芒在背的話,那毫無疑問,就是王沖了!

    可是偏偏王沖又不是普通的世家子弟,也沒那么莽撞,所以這么這么久了鴻臚寺都拿他沒辦法。

    如果這次還抓不住機會的話,那么以后都很難把他弄進去了。

    王沖默然,罕見的沒有接下去。

    “我倒是希望能夠讓你們如愿,只是可惜,你們恐怕關不住我。”

    王沖淡淡道,聲音中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傷感。

    “哼!王沖,不要以為你在外面做的那些事我們不知道,告訴你,就算你們王家賣了靈脈,弄了再多錢,也一樣沒有用。”

    鄭沉舟冷笑道。

    “所以,一切都是為了這個嗎?”

    王沖猛然抬起頭來道,冷笑道,目光火炬一般。

    鄭沉舟神色一窒,頓時說不出話來。

    “哼,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鄭沉舟冷冷道,但卻目光卻不自覺的扭過一邊,不敢和王沖的目光接觸。

    “呵,什么時候京師里面買賣東西也值得鴻臚寺這么在意了?怎么,這次老鷹在外面售賣靈脈一定賣得很多吧?居然連鴻臚寺都有些坐不住了。特別派你過來試探我?”

    王沖哂然笑道。

    雖然似笑非笑,但王沖的目光卻凌厲深邃,仿佛直透人心,鄭沉舟雖然年紀癡長王沖很多,但是在這個十多歲的少年面前,居然也被看得神色訕訕,仿佛赤身裸體,沒有任何的秘密一樣,很是不自在了。

    老鷹在京城里售賣靈脈的事情當然瞞不過鴻臚寺。以王沖現在造成的麻煩程度和對鴻臚寺的“威脅”程度,鴻臚寺又怎么可能不“嚴防死守”,去關注他。

    可以說,王沖的任何一點點異動,都瞞不過鴻臚寺!

    以鴻臚寺的身份地位,以及權勢,對一個十幾歲的少年居然如此鄭重其事,簡直前所未有。

    不過,考慮到王沖給鴻臚寺造成的麻煩,不管是之前的節度使事件,還是烏斯藏王子事件,又或者是這次的……

    鴻臚寺上上下下,包括鄭沉舟在內,沒有人覺得這是小提大作。才十幾歲就已經捅出這么大的簍子了,如果再大點,那還得了。

    如果再不想辦法對付王沖,把他關進牢里,解決掉這個“問題”,以后還不知道他會惹出多大的麻煩

    “哼!王沖,不要得意!大理寺和鴻臚寺就快達成協議,到時候,我還看你怎么笑得出來!”

    鄭沉舟猛的一甩衣袖,怒氣沖沖的走了。

    “大理寺和鴻臚寺……”

    王沖看著鄭沉舟的背影怔了怔,良久發出一聲長長的嘆息。

    不管大理寺和鴻臚寺準備怎么對付他,這些已經不重要了。因為一場巨大的風暴即將席卷整個帝國。

    “轟隆!”

    西南的消息來的比王沖想像的還要快得多,就在鄭沉舟離開牢房的第二天,一個消息震撼了整個帝國:

    西南蒙舍詔帝國的國主閣羅鳳帶隊,親自襲擊了西南邊界的太閣城,劍閣太守張虔陀自殺身亡,整個城池幾乎被摧毀殆盡!

    而這已經是半個多月前的事了,閣羅鳳將消息封鎖,就連近在咫尺的安南都護府都不知道。

    一直到蒙舍詔的大軍全部撤回,那些往來的商旅才發現了這場慘劇。

    消息傳出,舉國震動,朝廷上下,所有人都被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砰!

    一只手掌重重的拍在桌案上,拍得手掌通紅,幾乎連桌板都拍裂了。

    “混帳!閣羅鳳這是瘋了嗎?他怎么敢,他居然敢攻擊大唐的城池!!”

    說出這翻話的人,不是兵部的人,卻是一名朝中的御史。張斐須發皆張,怒發沖冠,看起來憤怒之極。

    “荒唐!安南都護府都干什么去了。這么多年,朝廷銀子糧響一樣不缺,就是讓他們干了這種事嗎?整個西南之地,這么近的距離,連一座城池被攻破都不知道!”

    “閣羅鳳這是要造反嗎!大唐對他不薄,他居然敢恩將仇報,對大唐下手!”

    “即刻出兵,消滅閣羅鳳!”

    “蒙舍詔的人太放肆了!”

    ……

    不管文臣、武臣,包括戶部、吏部,一些平常和軍事不沾邊的衙門,所有人都被閣羅鳳激怒了。

    一些兵部的官員甚至直接就在朝堂上請愿了。

    “勝敗乃兵家常事”,大唐立國近三百年,周圍列強環伺,像這樣的戰事爭奪反反復復,以往并不是沒有發生過。

    安東都護府,安西都護府,隴西,還有北庭……,全部都有發生過。但是這一次的事情性質完全不同。

    以往雖然也曾經發生過,但絕對沒有達到這種規模。更加沒有發生過,閣羅鳳這種層次的存在親自攻擊大唐邊境的情況!

    西南邊陲平靜幾十年,大唐和蒙舍詔一直相安無事。而且和周圍其他列強不同,大唐對蒙舍詔提供了很多幫助。

    兩國的文字,語言,文化,朝堂是完全一樣的。

    如果說大唐是老師,那么蒙舍詔就是學生。但是這一次,學生卻悖逆了老師,攻破了大唐的城池,甚至導致了一名大唐太守的死亡。

    這讓所有人感覺到了背叛!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幸运飞艇彩票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