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人皇紀 > 第二千零五章 戰舞!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vrrusd.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陛下!”

    錦衣老太監看著身旁的圣皇,錯愕不已。

    然而圣皇只是說完這句,就沒有再理會老太監。他的目光灼灼,狠狠盯著大殿中的王沖。

    “王沖,朕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膽子?只要你敢殺掉安軋犖山,朕就將你徹底拿下,誅你九族!”

    圣皇狠狠盯著眼前的王沖,眼中掠過一絲凌厲的光芒。

    “轟!”

    花萼相輝樓前,安軋犖山大驚失色,下意識想要往旁邊閃去,但是在王沖面前,哪里躲得開?

    只聽一聲巨響,罡氣炸開,安軋犖山被王沖擊中,直接被震退數步,身上發出一聲裂帛般的聲音,但卻硬生生將王沖這一劍接了下來。

    “警告!宿主的宿命之敵受到世界之力的保護,在宿命之敵周圍三十丈內,宿主的攻擊力下降三成。”

    同一時間,命運之石熟悉的聲音在王沖耳中道。

    聽到那聲音,王沖眼中頓時掠過一絲深深的陰霾。

    “又是世界之力!”

    從最開始重生的那一刻起,王沖就在本世界格格不入,作為一個重生者,不斷受到世界之力的束縛和排斥,命運能量點也在不斷消耗。

    而現在,安軋犖山明明是引起這個世界毀滅的關鍵人物,但卻反而成了“世界之子”,受到本世界命運之力的加持。

    王沖實力再高,被削去三成,一身強橫的實力也受到鉗制,發揮不出來,威力大打折扣。

    然而王沖只是眼睛一瞇,根本沒有太多遲疑,腳下一踏,同時步罡踏斗,又是一劍凌厲兇狠,朝著安軋犖山直刺而去。

    “啊!”

    大殿周圍又是一片驚呼,許多人甚至驚得將身前的酒杯都打翻了。

    “阻止他!”

    “異域王,你在干什么?”

    一名名文武大臣驚得面無人色,特別是和王沖交好的文武大臣,更是焦急不已。

    王沖在朝廷中關系重大,沒有他來主持大局,后果不堪設想。

    “王沖,你做什么?陛下面前也敢放肆!”

    與此同時,又是一個威嚴的聲音傳來,U形大殿左側,距離圣皇最近的地方,宰相李林甫眉頭一皺,也不由呵斥著站起身來。

    身為百官之首,于情于理,他都應該出面阻止王沖,無規矩不成方圓,不管是為了幫助安軋犖山,還是為了維持秩序,都不能任由王沖這么下去。

    “宰相大人且慢!”

    就在這個時候,一只手掌伸出,攔住了李林甫。

    “黃煥之?”

    李林甫回頭,卻發現攔住自己的是禮部尚書黃煥之。

    “大人請注意,異域王并非隨意的攻擊安東大都護,他施展的乃是劍舞,又稱戰舞!”

    禮部尚書黃煥之搖了搖頭,解釋道:

    “按照《左傳》所說,兩千年前,周武王伐紂,巴師勇銳,歌舞以凌殷人,故曰‘武王伐紂前戈后舞’。”

    “秦漢相爭時期也將此舞用于戰斗之中,在沖鋒陷陣時‘銳氣喜舞’,武帝善之曰‘此武王伐紂之歌舞也’,乃令樂人習學之,即現在所謂的戰舞。”

    “戰舞是我們漢人正宗武樂,是武將之舞,所以異域王說敬獻給圣皇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大人注意他的腳下,就會發現異域王的步伐和普通攻擊并不相同。”

    黃煥之頓了頓,繼續道:

    “這武王伐紂之樂,早就在秦漢時就已經失傳,我也是熟讀典籍,看到過里面的一些記載,才辨認出來,沒想到異域王博學至此,竟然連這種失傳的戰舞都會!”

    說到最后,黃煥之神情贊嘆不已。

    李林甫呆了呆,回首再看場中的王沖,他頓時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然而場中劇變,此時此刻,最震驚的還不是那些和王沖交好的文武百官,也不是大唐宰相李林甫,而是坐在宴席中的崔乾佑、高尚,以及不知何時折返的田承嗣等人。

    龍氣無形無相,而且與武功無關,就算有再高的武功,也看不到龍氣的存在。

    高尚幫助安軋犖山策劃這一切,竊取龍氣,就是看中這一點,所以才敢行此膽大妄為之事。

    眾人原本以為,龍氣竊取,無形無相,根本不會被人察覺,再加上萬國盛宴,諸國使者聚集,又有圣皇坐鎮,這么大的場合,只是跳一支舞而已,應該不會吸引眾人的懷疑,哪里料到,王沖在這個節骨眼上直接出手了。

    眾人也不知道王沖是否看穿一切虛實,但是眼前這一切絕不能被打斷。

    “異域王且慢,這種場合豈能少得了我們!”

    “都護大人,我們也來助你,一起給圣皇助……興……”

    兩人神色緊張,一邊說著,一邊從桌案后站起,立即就要跨入大殿中央,幫助安軋犖山對付王沖。

    “哪里來的無名小卒,也不看看你們是什么身份?安東大都護和異域王給圣皇敬獻節目,有你們插手的份?”

    就在這個時候,崔乾佑的右側,一道身影陡的站起,同時,一股強大的氣機重如山岳,瞬間鎖定了崔乾佑。

    “還不給我坐下!”

    這一聲叱喝,冷峻無比。

    崔乾佑只是扭頭看了一眼,頓時臉部煞白無比。

    兵部尚書章仇兼瓊!

    他怎么都沒有想到,這位大名鼎鼎,泰山北斗一般的兵部重臣竟然會親自出面阻止他。

    那一剎,崔乾佑有一種感覺,只要他敢出手,章仇兼瓊一定會毫不猶豫阻止他,直接對他下手。

    “章仇大人說的不錯,你們兩位職位不夠,這種場合還是不要摻和了,退下吧。”

    就在這個時候,又一個聲音傳來。

    就在距離不遠的地方,一道身影身著蟒袍,長身站起。雖然那人面目如玉,看起來也比較溫和,但聲音中流露出的意思卻堅定無比。

    宋王!

    這一霎那,別說崔乾佑和田承嗣,就連高尚、嚴莊都震驚無比。

    兩個人,一個是兵部尚書,一個是大唐親王,朝堂中的實權人物。

    崔乾佑和田承嗣雖然在安東都護府中地位極高,實力也達到大將級別,放眼天下,也是舉足輕重的人物,但是在這種萬國盛會的重要場合,和宋王、章仇兼瓊這兩位舉足輕重的大人物相比,身份差了不止一丁半點。

    而最讓高尚、嚴莊心中沉重的是,崔乾佑和田承嗣是臨時起意,突然起身,但宋王和章仇兼瓊卻似乎早有準備,兩人話都還沒有說完,宋王和章仇兼瓊就已經提前阻止,完全不給兩人任何機會。

    這絕不是什么好兆頭!

    兩位大唐重臣,顯然已經早就料到他們的行動。

    寂靜!

    死一般的寂靜!

    那一霎那,田承嗣和崔乾佑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站在那里進退維谷。

    不管他們心中再如何不甘,面對宋王和章仇兼瓊這兩位大唐重臣,他們沒有一點反抗能力。

    “還不快退下!”

    宋王突然開口道,神色也嚴厲許多。

    王沖突然入場,直接對安軋犖山下手,章仇兼瓊和宋王也嚇了一跳,幾乎是本能的想要阻止。

    然而冥冥中,兩人還是不約而同選擇相信王沖,甚至沒有問任何理由,就直接配合他出面,攔下了崔乾佑和田承嗣。

    “坐下吧。”

    眼看著場面僵住,崔乾佑和田承嗣心中天人交戰,猶豫不決的時候,一只手臂從身后伸出,拉了兩人一下。

    崔乾佑和田承嗣回頭,立即就對上了高尚的目光,后者沖著兩人搖了搖頭。

    形勢比人強,不管兩人再如何不甘,此時也絕不是當著文武百官的面,頂撞宋王和章仇兼瓊兩位朝廷重臣的時候。

    崔乾佑和田承嗣猶豫許久,終于還是坐了下來。

    而另一側,大殿中央,王沖和安軋犖山已經“戰斗”到一起。

    “王,王爺,你這是在做什么?”

    安軋犖山一臉驚慌失措,一邊后退,一邊開口道。

    “轟!”

    他右手的牛角短刀一推,在間不容發之際,迅速擋住了王沖那恐怖的一劍。

    安軋犖山是真的有些慌了,他不怕王沖,看中的就是有圣皇在,可以壓制王沖,而且竊取龍氣的事情極為隱秘,高尚也跟他說過,正常情況就算實力再高也不可能看到龍氣變化,但不知道為什么,看到挾劍而來的王沖,安軋犖山本能的感覺到了一種恐慌。

    王沖那熾亮的眼神仿佛看透了一切,讓他有一種自己所有的秘密都已經被王沖看透了的感覺。

    冥冥中,眼前的一幕又令安軋犖山回想起了兩年多前,那個狂風暴雨,漆黑的夜晚!

    兩年多的時間,安軋犖山早已實力大漲,突破性的成為世界之子,招攬了一大堆的部下,獲得了高尚,嚴莊等謀士的幫忙,又有那些黑衣人從旁輔助,訓練出了一支曳落河這樣的王牌。

    安軋犖山原本以為自己今非昔比,已經不再畏懼王沖,但是看到王沖那殺氣凜然,恨不得將他一刀兩斷的神情,安軋犖山心臟怦怦直跳,額頭滲出了密密的冷汗,幾乎不由自主的產生了一股恐懼的情緒。

    “安軋犖山,你好大的膽子,敢在本王面前竊取大唐龍氣!”

    王沖厲聲道,那冰冷的聲音仿佛一道雷霆在安軋犖山的耳邊炸開,震的他渾身驚懼無比。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幸运飞艇彩票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