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人皇紀 > 第一千九百七十八章 張守珪噴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vrrusd.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這一剎那,整場幽州之戰,前前后后,所有的一切,都如浮光掠影一般從他的腦海中迅速劃過。

    冥冥中,張守珪想起了那場戰斗。

    那一戰,淵蓋蘇文親自出手的時候,而就在戰爭最危急的時候,這群臨時招募的胡人猶如虎狼一般,奮不顧身,沖入了戰場,他們作戰勇猛,力量強大,而且弓馬嫻熟,以一換一,近乎搏命的方式撕裂了淵蓋蘇文的中軍防線,挽救了那場戰爭。

    但是事后回想,他們戰斗的時候,明顯排成一定的隊列,并且彼此之間也有著配合,絕不是一窩蜂般蜂擁而上,毫無章法的烏合之眾。

    雖然后來安軋犖山也“無意”提到過,幽州民風彪悍,安東都護府做為東北地帶最強的勢力,整個邊陲的胡人,都在有意無意的學習安東都護軍,包括安東都護軍的戰陣。

    但是張守珪坐鎮邊陲多年,幽州胡人什么樣,他豈能不知?

    那些游蕩在邊陲地帶,草原上的胡人,根本就是爛泥扶不上墻,想要他們學習漢人的兵法戰爭,以及各種配合之道,根本就不可能。安東都護軍軍法苛刻,張守珪當時正是靠著森嚴甚至是殘酷的懲罰制度,張守珪才聚攏了一群桀驁不化的胡人,訓練成了名震大唐的安東都護軍。

    如果這些胡人一個個都有這等覺悟,這等配合,他張守珪又豈能彈壓幽州幾十年,令諸國無不忌憚?!

    這些東西,其實他早有留意,只是當時大戰剛剛結束,這些“胡兒”又立下巨大功勞,張守珪又不疑有他,沒有深思罷了。

    不止如此,現在仔細回響,可疑的遠不止這些。

    幽洲之戰,他雖然暗疾復發,臥病在床,但是身為戰無不勝的帝國重臣,兵法戰策僅次于戰神王忠嗣的泰山北斗,張守珪的智慧和兵法指揮能力依舊在的。

    在淵蓋蘇文大軍壓城的時候,兩軍交戰的時候,他幾乎是第一時間就采取了正確的策略,發布了一系列的命令,調動整個大軍,布防,以及發動進攻,這些對于他來說,已經完全是呼吸一般的簡單,就算暗疾再嚴重也不會受到影響。

    論兵法戰策,淵蓋蘇文根本和他不是一個層面的。

    但是這場戰爭,張守珪的所有應對和決策都沒有任何問題,但是唯獨在戰斗執行的時候,有些不對勁。不知怎么回事,雖然一切都遵循了他的命令,大軍的反應始終慢了幾分,而且某些地方的防御完全沒來由的崩潰,以致于最后安東都護軍幾乎處處被壓制,迅速落入極度不利的境地。

    當時的時候不覺得,但此時仔細回響,他還如何不明白!

    ——不是他的指揮有問題,也不是軍隊的反應慢了半拍,而是就有人在從中作梗,從一開始就在設計陷害他!

    “混蛋!”

    張守珪想到此處,只覺一口怒血攻心,心中痛徹已極。

    枉他還以為安軋犖山對他忠心耿耿,還是那個憨態可掬,逗人發笑的胡兒,殊不知從頭到尾,他都被他眼中最瞧不起的胡兒玩弄于鼓掌之中。

    他花了一生經營幽州,好不容易才創造了現在的安東都護府,然而畢生的心血,卻被安軋犖山毀于一旦。

    而更可恨的是,被安軋犖山欺瞞了這么多年,被他害的這么慘,到了最后,他居然還騙了自己,舉薦他做了代安東大都護!

    “可恨!可恨!真是可恨啊!”

    張守珪情緒激動,仰頭連說了三個可恨,說到最后,哇的一聲,突然一口鮮血噴出三丈之高。

    “都護大人!”

    王沖看到這一幕,也是心中一驚,連忙繞過去,一把扶住了張守珪的身軀,同時一股渾厚的罡氣注入到了他的體內。

    “庶子!庶子!庶子!你這胡畜,老夫非殺了你不可!”

    這一霎,張守珪嘴唇殷紅,呼吸顫抖,整個人氣憤已極。

    他張守珪自恃高明,從來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沒想到終日打雁竟被雁啄,竟然被一個他最鄙視,最瞧不起的胡人,戲弄至此!

    他可以接受兵敗幽州,虓虎軍全軍覆沒,也能夠接受貶謫括州,被京師那些昔日的敵人嘲笑,但惟獨無法接受被自己麾下的一個小胡兒如此戲弄!

    這簡直是奇恥大辱!

    “都護大人暫且息怒,他為了擠走大人,達到現在這個位置,處心積慮,圖謀已久。如今他大勢已成,朝廷的任命書也已經發布下去,現在無論我們做什么,都已經遲了。”

    王沖在一旁安慰道:

    “我告訴大人這些,只是希望大人明白整件事情,不會再被蒙在鼓里,但是想要對付他,還是得要另圖他法。按照我得來的情報,他現在在幽州暗中修建了十九座軍械庫,私底下至少還招募了二十萬兵馬。還暗中訓練了一支八千人的曳落河,另外,他和契丹,系,**厥帝國,高句麗帝國狼狽為奸,互相勾結,已經在東北形成了一股極大的勢力,根本不是簡簡單單就可以扳倒的。”

    “我雖然拿到了**厥,高句麗帝國和他溝通的文書,但卻始終沒有找到他發給淵蓋蘇文和**厥的文書,再加上朝堂復雜,即便我們說些什么,恐怕也很難讓圣皇改變主意!”

    王沖道。

    寂靜!

    無比的寂靜!

    張守珪蒼白著臉色,衣襟抖動,眼眸之中瞬息間掠過無數的念頭,有憤恨,有不甘,還有難以名狀的恥辱。想明白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張守珪恨不得現在就殺到幽州,將那胡畜從都護府中提出,一掌將他劈成兩段,以解心頭之恨。

    但是張守珪畢竟是帝國的大都護,幾十年征戰罕有敗績的傳奇存在,在極度的憤怒過后,張守珪終于顯露出自己作為大唐梟雄的本色,很快冷靜下來。

    “王爺,老夫愧對你,今日若不是你,恐怕老夫到現在還蒙在鼓里,還以為那畜生和老夫同一條心,和老夫站在同一條邊。如今想想,真是愧煞老夫了。”

    張守珪此時看著身旁的王沖,五味陳雜,百感交集。

    “都護大人言重了。”

    王沖搖了搖頭,也是感慨不已。

    張守珪本來還有機會的,事情也不必發展至此,只可惜自己一再的提醒張守珪,全部都被他無視了,因為他的過于自信,或者說自負,才導致現在養虎為患,難以收拾的地步。

    而張守珪作為一代名將,也被安軋犖山這樣一個小人所羞辱,只是現在說什么都晚了。

    “王爺,這份恩情張守珪銘記于心,翌日老夫必定有所回報,至于那胡畜,老夫去到括州之后,必定潛心養傷,他日必定將他碎尸萬段!”

    張守珪恨聲道,眼中迸射出滔天的殺機。

    那胡畜就他折辱至此,他張守珪如果不想辦法刺殺此獠,還有何面目茍活于天地之間。

    王沖沒有說話,張守珪的這番反應也在他的預料之中,不過王沖將他請到府中,倒也不僅僅只是告訴他真相。

    “如果都護大人想要對付安軋犖山的話,或許用不著等待修養那么長的時間。”

    王沖開口道。

    張守珪神色詫然,下意識的抬頭望向了王沖。

    “呵呵,王沖恰好懂得一點醫術,或許對于都護大人身上的傷勢,有所助益。”

    王沖微微笑道。

    他一直在觀察張守珪的情況,剛剛那一口鮮血吐出,張守珪體內本來紊亂的氣息,反而順暢了許多,正好便于王沖施展命運之石換血的能力。

    下一刻,沒有絲毫的猶豫,也沒有和張守珪過多的解釋,王沖瞬間發動了命運之石換血的能力,

    “……”

    “恭喜宿主,換血成功!”

    不知道過多久,隨著命運之石的聲音響起,呼,張守珪猛的長舒了一口氣,抬起頭,原本蒼白的臉孔上,頓時多了一絲血色。

    夜色漸深,留下張守珪在大殿中繼續修煉,療養傷勢,王沖很快離開了。

    “呼!”

    而就在王沖離開大殿的時候,氣流涌動,同一時間,命運之石熟悉的聲音在王沖腦海中響起:

    “恭喜宿主,完成支線任務,拯救大唐重要人物張守珪,改變了本世界部分歷史走向,獎勵命運能量10000點!”

    “終于成功了!”

    聽到命運之石的聲音,王沖心中長舒了一口氣。

    在原本的歷史中,張守珪是郁郁而終的,幽州戰敗,再加上被貶為刺史,對于張守珪這樣驕傲的人物來說,是完全不能夠接受的,因為心中郁結,無法紓解,再加上身上的暗疾,才導致一代梟雄,抱憾而逝。

    這對于整個大唐來說,也是一個巨大的損失。

    現在張守珪已經明白事情的真相,所有的不得志也全部找到了癥結,雖然依舊被貶括州,傷勢未復,但王沖卻已經成功的替他換血療傷,同時激發出了他心中的目標,和復仇的怒火。

    一切已經和上輩子截然不同,張守珪的再度崛起也只是遲早的事情。

    ——如此強大的帝國大將,王沖是不可能坐視他就此隕落的。

    ……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幸运飞艇彩票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