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人皇紀 > 第二千一百五十章 大戰將起,諸國宣戰!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vrrusd.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而得到黑龍雙眸之中猩紅之力的灌注,加上黑色氣柱的作用,安軋犖山渾身的氣息迅速暴漲。

    只不過短短一瞬,安軋犖山頭頂上方一道空間通道打開,金色的入微境能量如同瀑布落下,轟入安軋犖山體內。

    入微境!

    只不過一瞬間,安軋犖山就突破境界,達到了入微境。

    和之前借助世界戰甲的力量達到入微境不同,這一次,安軋犖山是真正的功力暴漲,自身的實力在不借助戰甲的情況下突破到了入微境。

    這是質的變化。

    “哈哈哈!太好了……”

    感受到體內磅礴的力量,安軋犖山整個人放聲大笑,振奮不已。

    這是他從未感受過的強大力量,更重要的是,安軋犖山的力量還在不斷增長。

    下一刻,又是一口“龍息”吐出,安軋犖山身上滋滋作響,電光大作,遠遠望去,天空中落下的力量赫然凝聚成一條袖珍的黑龍,纏繞在安軋犖山身上,滿身游走,將他整個人映襯的威武霸氣,隱隱多了一股淡淡的帝王之氣。

    四周圍其他人還沒有感覺出來,但地面上,高尚一直注視著安軋犖山,看到這一幕,微不可察的點了點頭。

    “成功了,從這一刻起,‘兩人’的命格真正融而為一,黑龍就是主公,主公就是黑龍!”

    高尚心中暗暗道。

    之前的安軋犖山雖然也是黑龍命格,但是兩者之間的聯系還遠沒有那么牢固,如果幽州生出什么變故,或者興起第二股反叛勢力,黑龍也極有可能應兆到對方身上。

    但是當那股猩紅之力落到安軋犖山身上,一切就再無變數。

    黑龍只可能是安軋犖山。

    而安軋犖山也注定是未來的真龍天子,神州之主!

    “轟!”

    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之間,安軋犖山駐足屋頂,猛然一拳轟出,滾滾的黑氣蘊含著一股金光,有如江河一般筆直如柱,直接轟出了數千丈遠,咔嚓一聲,黑氣過處,虛空扭曲,甚至出現一道長長的黑色時空裂縫。

    那磅礴的威力已經遠遠超越了帝國大將的級別,足以讓任何強者為之心驚。

    這一刻的安軋犖山,身上穿著世界戰甲,渾身爆發出來的氣息如山如海,駭人無比。

    “王沖,我一定要將你施加在我身上的恥辱百倍的回報給你,這一次,你不會再有任何的機會,我會將你的鋼鐵堡壘,連同你想要保護的大唐,包括李亨在內,全部碎尸萬段,徹底摧毀!”

    安軋犖山放聲大笑,整個人振奮無比。

    而地面上,看到這一幕,高尚毫不猶豫走到安軋犖山身前,撩起袍子,跪了下去,目光如炬:

    “主公,是時候了!”

    而幾乎是同時,崔乾佑,田承嗣,田乾真等人也立即明白了什么,幾人迅速向前,神情激動,齊齊跪伏下去,幾乎是異口同聲道:

    “主公,王圖霸業,就在今日!”

    “主公,開戰吧!”

    “轟隆隆!”

    似乎是聽到了眾人的聲音,剎那間,以安東都護府為中心,由遠及近,六十多萬幽州鐵騎齊齊跪了下去。

    “主公!”

    “主公!”

    “主公!”

    ……

    一陣陣呼喊聲有如山崩海嘯般響徹天地。

    “主公”二字絕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輕易使用的,天無二日,人無二“主”,當眾人稱呼安軋犖山為主公時,一切其實都已經表露無遺。

    這一刻,眾人終于不再掩飾自己的野心。

    天地寂靜!

    安軋犖山站在高處,居高臨下,俯瞰著一切,望著天地間漠漠的風雪以及數十萬單膝跪地,整整齊齊,氣勢驚人的幽州鐵騎,望著遠處山脊上的曳落河戰士,感受著體內澎湃的力量,以及周圍文臣武將的熾烈內心。

    “呼!”

    安軋犖山長長的吐了一口氣,但內心深處卻越發的狂熱,那壓抑許久的野心這一刻仿佛野草一般瘋狂生長,再也壓制不住。

    “鏘!”

    冥冥中,安東都護府的上空,一道雪亮的寒光閃過,下一刻,安軋犖山毫不猶豫地抽出了腰身上的長劍,鋒利的劍身直指長空:

    “眾軍聽令,大唐氣數已盡,今日,我們誅王沖,伐無道,戰!!!”

    安軋犖山暴喝道。

    下一刻,六十萬幽州鐵騎仿佛被點燃的火油一般,立即跟著沸騰起來:

    “戰!戰!戰!”

    “戰!戰!戰!”

    “戰!戰!戰!”

    ……

    一陣陣興奮的嘶吼聲響徹天地。

    而看到這一幕,安軋犖山心中也跟著豪氣頓生,大笑起來。

    文臣武將齊聚麾下,數十萬大軍整裝待發,氣勢如虹,如此,他還何愁大事不成?

    “出發!”

    安軋犖山一聲令下,整個幽州地動天搖,一陣陣戰馬長嘶,數十萬幽州鐵騎有如猛虎下山一般,在一陣陣轟鳴聲中,朝著南方會盟地點蜂擁而去。

    而當安軋犖山帶領大軍出發的同時,另一個方向。

    高句麗帝國。

    淵蓋蘇文背上插著六柄黑色長刀,身披鐵甲,駐足在丸都城高聳的城墻上。

    雖然和大唐相比,高句麗只是小國,淵蓋蘇文也算不得真龍天子,不過作為國君,淵蓋蘇文同樣擁有一絲微薄的龍氣加身,當龍蛇起陸,天現異象,淵蓋蘇文通過龍氣的感應,同樣能夠感覺得到中土龍氣的衰竭崩潰,也能感覺得到幽州之地的龍氣大興。

    此消彼長,對于淵蓋蘇文來說,所有的一切都在預兆著一件事情。

    “這一天終于到了!”

    淵蓋蘇文渾身爆發一股風暴般磅礴的氣勢,他的手指一彈,立即將安軋犖山寄來的那封信箋震碎,無數的紙屑化作漫天飛絮,從城墻上飄散而下。

    而城墻下方,一望無際的高句麗士兵披堅執銳,壁壘森嚴,有如一尊尊雕塑般,矗立在那里,那冰冷的鎧甲,在冷冽的寒風中,透出一股股凌厲至極的滔天殺氣。

    此時此刻,所有人都在等待著淵蓋蘇文的命令。

    “鏘!”

    天地間一聲清越的劍吟,利劍出鞘,高句麗皇帝,淵蓋蘇文第一次拔出了腰間的長劍,矗立在城墻之上,遙指中土神州,發出了隱藏在心底數十年的聲音:

    “傳我命令,我高句麗皇帝,淵蓋蘇文,今日正式向大唐宣戰!”

    “戰!——”

    “戰!——”

    “戰!——”

    丸都城下,喊殺聲震天徹地,百萬高句麗將士手舉長劍,殺氣沖天。

    “咚咚咚!”

    戰鼓隆隆,鎧甲震動,就在那恢弘的戰鼓聲中,高句麗百萬大軍終于南下!

    ……

    **厥汗國。

    “可汗,高句麗帝國那邊發出信號了!”

    風雪漠漠,牙帳之中,一道魁梧的身影單膝跪下,洪聲說道。

    “哈哈哈,是嗎?淵蓋蘇文,你果然一刻都等不及啊!”

    牙帳里,寶座中,伴隨著一陣粗狂的大笑聲,烏蘇米斯可汗披著一件白狐披風,雙手按著扶手,緩緩地站起身來,一股磅礴的氣息如山如海,從他體內爆發而出。

    烏蘇米斯可汗的目光一轉,很快落在了身前的突厥漢子身上。

    “鐵契斃勒力,這一次,恐怕又要麻煩你了!”

    “末將遵命!”

    鐵契斃勒力躬身一禮,右拳在左胸狠狠砸了一下,他的目光堅毅,很快站起身來。

    右手掀開簾子,鐵契斃勒力走出牙帳。

    “大將軍!”

    看到鐵契斃勒力,牙帳門口,兩名手執長戟的可汗親兵立即彎腰行禮,神態恭敬無比。

    然而鐵契斃勒力根本沒有在意他們。

    往前走了兩步,鐵契斃勒力很快望向了牙帳外的世界。

    從山頂俯瞰下去,整個**厥汗國此時白雪皚皚,完全化為一個冰雪的世界,而就在這個皚皚的冰雪世界中,無數的**厥鐵騎披堅執銳,枕戈待旦,密密麻麻,有如海潮一般一直蔓延到了天際。

    風雪漠漠,而此時此刻,所有的**厥鐵騎包括將領,齊齊望著牙帳,望著自己所在的位置。

    而在相隔不遠的地方,其他幾名大將軍一身鐵騎,同樣望著自己,等待著自己的命令。

    “出發!”

    鐵契斃勒力目中光芒一閃,只簡簡單單說了兩個字。

    “轟隆!”

    下一刻,原本一片死寂的世界仿佛突然之間活了過來,伴隨著一陣驚天動地的轟鳴,旌旗招展,戰馬長嘶,成千上萬的**厥鐵騎沖鋒而出,浩浩蕩蕩,向著幽州的方位疾馳而去。

    而與此同時,就在**厥汗國和幽州、高句麗之間,奚和契丹兩地的兵馬同樣奔涌而出。

    盡管奚和契丹只是兩大部落,無法和**厥汗國、高句麗等國相比,但是東北地帶,諸國勢力犬牙交錯,錯綜復雜,能在諸國的縫隙之中生存下來,本身就足見奚和契丹的實力,兩大部落雖然人數不多,但兇悍程度與諸國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殺!”

    白雪皚皚的大殿之上,長窟哥滿臉濃密的絡腮胡,而嘴唇上的胡須甚至結成了兩條小辮子垂了下來。

    他用力一揮,猛地拔出了手中的契丹寶刀,發出一聲驚天暴喝。

    在他身旁,一名帶有典型異域風情的女子突然御馬上前,只是瞬間,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幸运飞艇彩票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