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人皇紀 > 第二千零四十五章 太真妃的真相!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vrrusd.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在那個時代,他身邊唯一的寄托,便是一個有如煙花般的女子!即便是在最黑暗的淤泥里,她也總是保持著希望,告訴他,鼓勵他,要堅持下去,心向光明!”

    “兩個人有如螻蟻般,卑微的活著,相濡以沫!”

    圣皇說著,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似乎再次回想起了記憶中那個久遠而漫長,快被他遺忘的世界和時代。

    “!!!”

    王沖仔細聽著,心中卻震撼無比,他記憶中的任何一段歷史,都和圣皇所說的完全對不上號。

    “萬物皆有始終,他本來以為自己會卑微的死去,卻沒想到,在那個黑暗的時代里,在生命的最后時代,卻目睹了這個世界的崩毀!”

    圣皇深吸了一口氣,那熟悉的聲音再次響起:

    “更令他意想不到的是,一次機緣巧合,竟然讓他和她,兩個人的靈魂進入到了另一個世界,那個傳說中,一切起源的唐帝國的時代!”

    “他意外的進入到了一個人的身體里,并且發現他擁有了改變世界的力量!”

    “那一刻,他告訴自己,無論如何,一定要改變這個世界!重現大唐和中土的輝煌!”

    說到最后一句,圣皇的眼中迸射出前所未有的雪亮光芒!

    “隨后的時間里,他南征北戰,帶領著這個即將衰落的帝國,踏上了征伐諸國的強大振興之路。因為在他的記憶里,中土神州只有小小一隅,所以他竭盡全力,西面打敗烏斯藏,登上王都,將他們逼退到高原深處,北面掃蕩東西突厥汗國,徹底打斷他們的強盛之路。讓他們從此以后在中原王朝面前,永生畏懼……”

    圣皇的聲音裊裊不絕,在整座太極殿內回響。

    太極殿內隨后陷入了一段漫長的寂靜。

    王沖沒有說話,只是認真聽著。圣皇沒有明說,但是王沖知道,故事里的主角就是他。

    圣皇漫長的一生,在他的口中也只是成了一個短短的剪影。只是圣皇的敘述盡管已經極具平淡,但依舊在王沖心中掀起了陣陣漣漪。

    經歷了真假圣皇事件,很多事情已經開始浮出水面,包括圣皇很可能和自己一樣,來源于另一個世界,屬于歷史中的穿越者。

    不過圣皇的敘述,依舊讓王沖感到無比的鄭重。

    一個沒有中興和巔峰的大唐,一個持續數百年被胡人占領的中土,一個只有彈丸之地,漢人所剩無幾的神州……

    王沖仔細回憶,圣皇敘述的每一段歷史,都和王沖所知的歷史截然不同,沒有任何一段歷史能夠與之對得上號,那仿佛更像是另一個歷史走向截然不同的世界。

    盡管沒有圣皇所說的那種經歷,但是王沖卻完全能夠感受得到,圣皇口中的那個他的感受。

    因為某種程度上,圣皇所敘述的故事,更像是上輩子他所經歷的那場末世浩劫。

    那種深深的絕望,永生永世烙印進了他的靈魂深處。

    而且,……王沖還有一種古怪的感覺,圣皇降臨這個世界之后,憑借一己之力,南征北戰,改變了這個世界的走向,避免了一場中土神州的黑暗時代,但是冥冥中,他所親自開創的那段嶄新歷史,反倒和他在這個世界,以及原來的世界,甚至是無數平行時空中所知的歷史一模一樣。

    ——這段嶄新的歷史,反而成了所有人所熟知的固有歷史!

    而圣皇所說的歷史,反倒不為人知。

    大殿里,圣皇并不知道王沖心中所想,他沒有說話,整個人也似乎陷入到了回憶之中。

    良久,似乎從久遠的回憶中回過神來,隨著一聲輕嘆,圣皇的聲音再次在大殿中響起:

    “不過即使貴為君王,坐擁天下,依舊有無法做到的事情。當初那場劇變,他和生命中最重要的女子一起進入到這個世界,他成了天下聲名赫赫,萬人敬仰的君王,而她則不知所蹤,也不知投身到了何處。”

    “盡管肉身隕滅,靈魂僅存,已經無法判斷她是什么樣子,但他總以為憑借著靈魂上的那縷聯系,一定能夠找的到她!”

    “只是最后他才知道,造化弄人,命運和他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

    王沖默默的聽著,這已經不是圣皇第一次提起那個“她”了,王沖不知道圣皇說的到底是誰,但他能感覺得到,圣皇說起那個女子的時候,眼神柔和,流露出一股有別于以往霸氣的柔情。

    “那個女子應該就是圣皇最喜歡的人,只是不知道和太真妃之間到底有什么關系?”

    王沖心中暗暗道。

    王沖不知道圣皇為什么要和自己說這番話,但他知道,那必定和圣皇現在和自己要說的事情,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或許因為同是穿越者的身份,他也成了這個世界上唯一聆聽到圣皇內心世界一角的人。

    “唉!”

    圣皇微微閉上眼睛,那張英武的臉龐上,隱隱流露出一絲痛苦的神色:

    “他原本以為他坐擁一切,改變了整個歷史的命運,后來才知道,在所有一切的背后,還隱藏了一股神秘的力量,這股力量一直躲藏在暗中,以自己的方式控制著整個世界!”

    聽到此處,王沖的神色也頓時變得凝重起來,圣皇雖然沒有明說,但他已經知道,他口中的那股勢力是誰了。

    “這些人擊敗不了他,就別出心裁,不擇手段,用其他的辦法來對付他!”

    “知道這些人卑鄙,但他卻從沒有想過,這些人居然比他想象的還要下作。”

    “他們竟然找到了那個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子,操縱她的命運,并且用她的性命來威脅自己……”

    “十年前,她死了,那時候他才知道,她已經成家立業,并且留下了一個孩子。”

    “在彌留之際,她將自己的孩子托付給了他。”

    圣皇說至此處,緩緩地閉上了眼睛,臉上露出了深深的哀傷。

    而大殿下,聽到圣皇這番話,王沖心中卻是瞬間掀起了萬丈波瀾。

    “那個孩子……,就是太真妃?”

    王沖喃喃道,突然間明白了什么。

    他從沒有想過,圣皇所說的真相,居然是這個!

    太真妃,竟然是圣皇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的孩子!

    不止如此,這一瞬間,王沖腦海中還想起了許多許多……

    太真妃的身世其實一直都是明明白白的。

    楊家是名門望族,曾祖父楊汪是隋朝的上柱國,吏部尚書,父親楊玄琰是蜀州司戶,他的母親……毫無疑問,就是圣皇生命中最愛的那個人!

    兩個彼此相愛的人,一個成了大唐的皇帝,另一個顛沛流離,成了……

    王沖不知道中間發生了什么,為什么兩個彼此相愛的人沒有走到一起,而且以圣皇的身份,權勢,地位,沒能和生命中最深愛的人彼此廝守,但是毫無疑問,從圣皇后來的敘述來看,必定和那些黑衣人脫不了關系。

    目光再次掠過圣皇臉上那種發自靈魂的痛苦,王沖突然之間明白了,圣皇為什么一直想要對付黑衣人,也明白了在這位天下人心目中無所不能,英明神武,永遠都是堅毅果決的千古一帝身上,也同樣有著普通人柔弱的一面。

    在他的內心深處,或許就是一個普通人!

    “這些,……太真妃都不知道,對嗎?”

    想起楊釗曾經和自己說過的種種,王沖仿佛明白了什么,試探道。

    兩年多前,一向英明神武的圣皇,不顧群臣反對,哪怕罷免百官,也要將太真妃迎入宮中,甚至連宋王都遭到了罷免,這和圣皇以往的行徑大相徑庭,圣皇在這件事情展現出來的專斷,強橫,讓所有人都感到大惑不解,包括王沖,然而彼時的疑惑此時卻全部都迎刃而解。

    王沖突然明白,為什么即便被百官阻攔,圣皇也要一意堅持了。

    “原來如此……”

    王沖心中喃喃自語。

    在一切的背后,竟然還隱藏著這樣的秘密,就連當初的他都始料不及。

    不止如此,王沖又想起了壽王……

    太真妃最開始是嫁給壽王的,但是有傳言說,太真妃做了數年的壽王妃,但是壽王卻連碰都沒有碰過他,甚至就連兩年前,嫁給圣皇的時候,太真妃還是處子之身。而對于父奪子妻這件皇室丑聞,同時也是圣皇一生中最大的污點。

    作為兒子的壽王李瑁,竟然至始至終都異常的乖順,沒有表現出任何的不滿。

    ——不是表面上的順從,而是真正的順從!

    王沖當年還讓宋王去拜訪過壽王,所以對于此事印象非常深刻。

    “原來,從始至終,是圣皇安排了一切,或許壽王在一開始就明白,所有的一切都只是掩人耳目,而目的就是為了保護太真妃。”

    王沖心中暗暗道。

    他的腦海中越想越深,很多迷霧,很多令人不解的地方,也在這一刻慢慢撥開,顯出真容。

    不止如此,太真妃在壽王府中待了數年,卻在兩年前,突然被圣皇迎入了宮中,此時想來,恐怕也是圣皇察覺到了什么,感覺到了危險,所以才不得不采取這種下下之策。

    在這個陌生的世界,圣皇在乎的事情已經不多,但太真妃恐怕絕對是其中之一。

    不止如此,自己的義兄楊釗也曾經說過,太真妃嫁給圣皇之后,圣皇雖然也對她極為寵愛,但卻從不曾碰過她。

    此時想來,圣皇對太真妃恐怕根本不是男女之情,而是僅僅止于父女之情。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幸运飞艇彩票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