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人皇紀 > 第二千零四章 王沖舞劍!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vrrusd.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西南,西北,整個神洲大地,在安軋犖山那一步踏出的時候,都各有征兆,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

    而此時此刻,京師城外,相距數百數里的地方。

    “呼!”

    一道狂風刮過,夜色之中,傳來陣陣衣袂飄動的聲音,而就在幾棵碩大茂盛的槐樹頂端,只見幾道身影氣息磅礴,穿著黑色的衣袍,有如鬼魅一般,懸浮于半空之中。

    其中一人,臉上戴著白色的面具,無聲無息,看起來詭異無比,正是黑衣人組織的首領太始。

    而在他身旁的那人,正是天府神君。

    萬國盛宴,諸國畢集,只是除了安軋犖山之外,哪怕強如太始也不敢擅自進入,甚至都不敢靠近,只能遠遠的觀望。

    所有的一切,皆是因為皇宮中的“那個人”!

    “太始大人,那個胡人竟然真的成功了!他不止那把那顆‘黑皇珠’送給了李太乙,而且真的開始偷取中土龍氣了!”

    “這個家伙,真是個天才!”

    天府神君說到最后,聲音中充滿了由衷的贊嘆。

    黑夜里,京師燈火璀燦,密如繁星,即便隔得很遠都能看得清楚,耀眼無比。更重要的是,兩人雖然遠在京外,但就在剛剛在那一剎,兩人分明感覺到,天象異變,皇宮之中,有如皓日一般,給兩人以龐大威壓的李太乙的氣息,也突然之間削弱了不少。

    “要不然,怎么說他是‘世界之子’呢?”

    太始淡淡道,他雖然比較克制,但聲音中顯然也流露出了一絲對安軋犖山的欣賞。

    “太始大人,這個螻蟻真的做到了我們都沒有做到的事情,如今李太乙的實力削弱到了極點,連身軀都無法控制,我們要不……”

    天府神君心中再次蠢蠢欲動。

    “不可!”

    太始衣袖一拂,毫不猶豫的就拒絕了:

    “李太乙在京中設下大陣,防范的就是我們,只要我們一進入京師,就會觸動他布下的大陣。當年太初就是因為對他太過輕視,貌然行動,最后才會被他設計所殺,連一身功力都被他所奪!李太乙沒你想的那么簡單!”

    聽到“太初”二字,天府心中猛的震動了一下,低下頭來,神色沉默了許多。

    幾十年前,太初身隕,具體的情形,沒有人知道,只知道從那以后,“天”就下降命令,將大唐京師設為禁地,沒有命令,組織中任何人不得隨意靠近。

    天府神君也沒有想到,太初居然真的是李太乙所殺。

    “……如今黑皇珠已經成功送到,我們的目的已經達到,不必急于一時。他撐不了太久了。就算他故意以身作餌,我們也已經達到目的,余下的,就看到胡人了。”

    太始卻沒有注意天府神君的神情。

    他的注意力已經完全集中到了花萼相輝樓的方向。

    對于那個城府深深的胡人,他現在是越來越興趣了。

    “天”選擇的這個目的,還真是不錯啊!

    ……

    此時此刻,京師之中,花萼相輝樓前。

    就在安軋犖山一步踏出去的剎那——

    “警告!特殊事件,彗星撞月,太歲犯紫微,中土龍氣受到劇烈沖擊,正在急劇衰減!”

    “警告!宿主的宿命之敵正在竊取中土龍氣,神州氣運正在急劇衰竭!此事件帶來重大影響,宿主只有一炷香的時間阻止事件演化到最惡劣地步!”

    “警告!重大事變,中土龍氣衰竭,扣除宿主一百萬命運能量點,以示懲罰!”

    “后續懲罰還在陸續計算之中!”

    ……

    王沖的腦海中,一連串信息有如瀑布般沖刷而下,聽到命運之石的聲音,王沖瞬間變了臉色。

    中土龍氣!

    神州氣運!

    一剎那,王沖終于明白安軋犖山冒險進京的真正目的。

    他竟然不知何處學來邪術,竊取中土龍氣!

    “找死!”

    一瞬間,王沖心中殺機大起,瞬間變了臉色。

    而另一側,就在一步踏出的剎那,花萼相輝樓沒有任何變化,但是安軋犖山眼中的世界卻地覆天翻。

    轟,一股兇猛的龍氣無形無相,瞬間轟入安軋犖山體內,一剎那,安軋犖山精神大振,瞬間感覺和中土神州之間冥冥中有了一股無形的聯系。

    不止如此,安軋犖山分明感覺一種無形的力量突然在自己體內憑空而生,有如巖漿般迸射,轟入到體內四肢百骸的所有細胞,只不過眨眼之間,安軋犖山就感覺自己的力量大幅增長,距離入微境又近了許多。

    而且安軋犖山有種感覺,沿著這個方向再深入一步,自己甚至能夠調動腳下山川大地的力量,更進一步,甚至能夠調動中土神州之力。

    “太好了!”

    這一剎,安軋犖山簡直舒服的想要大叫。

    知道龍氣非同小可,但是安軋犖山卻沒有想過,竅取龍氣居然能夠給自己帶來如此大的效果,這比自己受到世界之力的加持,修為提升還要快得多。

    不止如此,隨著那一股股狂猛,只有自己才能看到的金黃色龍氣從天空倒灌而下,轟入自己體內,安軋犖山甚至有種受到神州大地無盡祝福的感覺。

    那一霎那,有那么一個剎那的時間,安軋犖山甚至感受到了一種身為帝王,高高在上,俯矚眾生的感覺,就仿佛自己就是天下帝王一般。

    咚咚咚!

    安軋犖山左手拍鼓,發出密集的聲音,每一記聲音,身體便步罡踏斗,擺動一下,按照某種巫步,在大殿中舞動起來,越來越多的龍氣洶涌而來,安軋犖山感覺自己的力量越來越強大,笑得便也越發的燦爛。

    而另一側,高高的寶座上,“圣皇”正襟危坐,就在安軋犖山跳動的剎那,他的身軀明顯顫動了一下。

    “這是……”

    他感覺到身上陡的一輕,好像有什么東西從自己體內涌入到了安軋犖山的體內,非但如此,在那股力量涌出的同時,“圣皇”清清楚楚的感覺,那股從他蘇醒以來,就一直困縛著自己的囚籠突然之間松動了不少。

    整個人有種神清氣爽的感覺。

    “圣皇”看著大殿中跳動著的安軋犖山,心中頓時明白了什么。

    這一切絕對和眼前這個胡人胖子脫不了關系,不過,“圣皇”連半點阻止的意思都沒有,反而看起來極其的暢快。

    天知道為了克制他體內的那個“他”,他花了多大精力,費了多少的代價,中間多少次試圖尋找克制那個“他”的辦法!

    然而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這個安東的胡人胖子,簡事是他的天賜福星!

    他一直想做的事情,他居然如此輕松的就幫他做到了。

    “哈哈哈,好!好!”

    寶座上,“圣皇”大笑起來,整個人紅光滿面,興高采烈,首先鼓起掌來。

    看到“圣皇”的模樣,四周的胡邦使者也跟著紛紛喝彩,有些人甚至一抹胡須上的瓊漿玉液,直接從座位上站起身來,跟著鼓點鼓掌。

    而安軋犖山頓時扭的也越發的起勁,沖著眾人擠眉弄眼,逗得群臣也越發的大笑。

    然而,就在花萼相輝樓里的氣氛被安軋犖山的舞蹈帶到**的時候,誰也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鏘!——”

    只聽一聲驚天劍吟,瞬息間橫貫整個花萼相輝樓,同一時間,一個洪亮的聲音,冷峻無比,響徹整座大殿:

    “舞蹈雖好,但卻太過柔弱!今日萬國聚會,怎可沒有陽剛之舞,微臣也有一舞,前來助興!”

    “轟!”

    就在U形大殿的右側,一道身影霍的站起,王沖長身而起,右手長劍一彈,剎那間,一道熾亮的劍氣,貫通虛空,有如驚虹一般,掠過花萼相輝樓。

    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王沖腳下一踏,瞬間跨過宴桌,躍入到了大殿之中。

    “轟!”

    就在落地的剎那,王沖神色冰冷,手中長劍一斬,直接就是一道蒼生鬼神誅戮劍氣,直奔安軋犖山而去。

    敢在他的面前,竅取中土龍氣!

    簡直就是找死!

    “啊!”

    眼看著王沖那一劍,氣勢恢宏,似乎一劍就要把安軋犖山斬成兩斷,整個大殿周圍,文武百官,包括所有胡邦使者,不由發出陣陣驚呼。

    王沖和安軋犖山在城門口發生沖突的事情,現在已經不是秘密,誰也沒有想到,當著圣皇的面,這么重要的場合,王沖居然敢直接對安軋犖山下手。

    別說是他們,就連人群中五弩矢畢、囊日頌天、段葛全等人都全部驚呆了。

    “他……他怎么敢這么大的膽子,這么多人看著就敢動手!”

    這一剎那,五弩矢畢整個人都呆住了。

    知道王沖飛揚跋扈,要不然也不敢公然威脅可汗了,連新任安東大都護都敢隨意恐嚇,但是五弩矢畢也沒有想到,王沖居然肆意妄為到了這種地步,敢在圣皇面前殺人!!

    “異域王,你敢!圣皇面前,你也敢動手——”

    一陣大喝從大殿上傳來,就在“圣皇”身旁,那名頭發花白,滿頭銀霜的錦衣老太監驚得目瞪口呆,半晌才反應過來,厲喝出聲。

    “由他去!不要阻止!”

    出乎預料,一個冷冰冰的聲音從耳邊傳來,喝止了這名錦衣老太監。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幸运飞艇彩票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