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人皇紀 > 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 塵埃落定!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vrrusd.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

    他萬萬沒有想到,對方居然如此狡猾。他來的時候曾經查探過,周圍根本沒有人,要不然他也不會落入圈套之中了。

    不過,很顯然,對方更加的技高一籌,竟然事先將人手藏在更遠的地方,直到此時,才全部圍攏過來。

    如果說,設下的這些“天羅地網”還不足以讓修羅臣服,依舊準備拼死一搏的話。那么下一刻,當火光后方,無數的宮女、太監、朝廷供奉,擁簇著各宮娘娘出現在這里的時候,修羅頓時臉色如土,眼中一片死灰。

    “本宮原本還不相信,想不到居然真的。原來真的有人想要謀害肖玉妃!”

    “太可恨了,居然還栽贓肖玉妃和五皇子!”

    “到底是什么人在幕后主使,一定要稟明圣皇徹查!你們快逮住那個剌客,不要讓他跑了,在他身上說不定還有什么線索。”

    “所有人聽令,抓住那個剌客,本宮重重有賞!”

    ……

    火光里,聽到四面八方那一名名娘娘傳來的話,修羅的神色蒼白,一顆心瞬間沉到了水底。“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現在不管他做什么都沒有用了。

    即便他現在回頭殺了肖玉妃,也已經沒有用了。

    過了今晚,無論肖玉妃是死是活,五皇子李亨都注定會走出宗人府。

    而他,就是李亨走出宗人府最關鍵的棋子!

    異域王!

    那一剎那,仰頭望著天空,修羅腦海中陡的閃過一道念頭。雖然沒有任何證據,但是修羅卻知道,這一切幕后一定有著異域王的身影。

    自己輸了,輸的一敗涂地。

    連帶著大皇子也失敗了!

    ……

    “什么?修羅被抓?!”

    東宮之中,接到消息,一個震怒的聲音響徹宮殿,那一剎那,整座宮殿都仿佛震動了起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這絕不可能!!”

    整個東宮之中,響徹著大皇子的怒吼。

    只是去對付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后宮嬪妃而已,以修羅準將巔峰的修為,居然會被抓?這怎么可能?

    他絕不相信!

    那一刻,大皇子憤怒的睜著雙眼,完全不可置信。

    “殿下,此事千真萬確!我們也沒有想到,肖玉妃居然聯絡了各宮娘娘,甚至就連宗人府的宗丞也被叫了過去。”

    大殿下,一名侍衛跪伏在地,而四周圍,祝童恩等東宮臣僚同樣跪伏在地,神色誠惶誠恐。

    事情太突然了,就連他們都沒想到!

    “不可能!這絕不可能!三大統領已經全部被我調開,這深宮之中,到底有誰可以這么強大,竟然可以只一斧就將修羅震成重傷!”

    大皇子緊咬著牙,最后幾乎是怒吼出來。

    他之前的部下,已經被趙風塵和王沖聯手打掉,剩下的修羅是他唯一得力的部下,也是真正忠心可靠的部下。

    實力強大的部下他還可以去找,但是像修羅這樣忠實可靠的部下,短時間內,又是在這個節骨眼上,讓他上哪里去找?

    “殿下,我們也不知道!”

    所有人臉色蒼白,完全亂了方寸。

    他們輔佐大皇子,一路風里來雨里去,不知道擊敗了多少對手,策劃了多少次行動,從來沒有出現過紕漏,然而就是這么一個不是很復雜的行動,居然接連出現紕漏,連和眾人一起共事的修羅都被抓了,這讓每個人心中都惶恐不安。

    “混賬!混賬!混賬!”

    大皇子看著眾人惶恐的樣子,心中越發憤怒。

    “怎么會是這樣?不可能,絕不可能!本宮絕不相信肖玉妃會這種心機,王沖,是你,一定是你!!”

    大皇子在東宮大殿中瘋狂的踱來踱去,說到最后,猛然憤怒的嘶吼起來。

    “王沖,這件事情不會就這么結束,本宮絕對不會放過你!”

    ……

    嘩啦啦!

    隨著大皇子的怒吼,一只信鴿震動羽翅,從皇宮飛出,一路掠過重重屋宇,最后落入到距離皇宮數千米外的異域王府。

    “王爺,上次的漏網之魚修羅已經抓住了,一切如您所料,大皇子那邊真的入彀了。”

    金碧輝煌的大殿中,接住那只從天而降的信鴿,許科儀接過信鴿,只是看了一眼,立即微微一笑,快步上前,在王沖面前躬身行了一禮。

    “另外,有了諸宮嬪妃和娘娘的見證,又有宗人府的宗丞在場,這件事情的目睹者眾多,五皇子離開宗人府應該是板上釘釘了。”

    大殿上,王沖身軀筆挺,雙眸微閉,默默聽著,臉上沒有絲毫表情。

    整件事情從頭至尾,都和他預料的差不多,沒有太大出入,從接到消息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這件事情和大皇子李瑛絕對脫不了關系。

    大皇子心狠手辣,不擇手段,王沖也只能另出奇招。

    一招“肖玉妃”死而復活,讓大皇子徹底亂了方寸。

    大皇子永遠都不知道,從他出府的那一刻起,包括離開皇宮,返回異域王府,以及特意留著那名大皇子的人在府外盯梢,一切都是他刻意為之。

    大皇子對他的戒心太大,特別是出了上次的糾察隊和邊陲事件,王沖知道大皇子那邊必定將自己視為巨大威脅,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監視之下。只要自己這邊有任何一丁點動作,都有可能讓大皇子產生懷疑。

    因此,王沖故意示敵以明,一舉一動都讓大皇子看的清清楚楚,唯有如此,他才會忽略掉自己暗中做下的那些部署。

    “王爺,府外那幾名大皇子的探子需要除掉嗎?”

    一旁的程三元問道。

    “不必了。”

    王沖擺了擺手道:

    “由他們去吧!”

    虛則實之,實則虛之,唯有如此,才能讓大皇子和齊王他們分辨不出自己的真正意圖。

    “另外,許科儀,替我寫封信謝謝太真妃。”

    王沖頓了頓接著道。

    “是,王爺!”

    許科儀躬身道。

    戌時之后,外臣嚴禁入宮,這一條是鐵律,就算是王沖也無法違背。

    放眼宮內外,能夠一斧頭將修羅劈成重傷的高手屈指可數,而太真妃身邊恰恰就有一位,正是圣皇當初派在她身旁,特意護衛她周全的隱秘龍衛。

    龍衛身份特殊,而太真妃的身份也非常敏感,所以王沖特意讓那名龍衛換了一身黑甲,又戴上黑鐵面具隱藏身份。

    從這一點來說,這次行動能夠成功,太真妃也出力不少。

    ……

    時間如梭,肖玉妃先是被人暗害,強迫懸梁自盡,接著僥幸逃脫后,又遭到刺客暗殺,此事有諸宮娘娘以及無數宮女、太監目睹,在宮中引起了巨大的震蕩,整個皇宮十余萬禁軍全面出動,四處排查,發起了一場清剿刺客的大范圍行動。

    而在這一場浩浩蕩蕩的清剿行動展開的同時,三日之后,宗人府外。

    “轟隆!”

    隨著一聲巨響,大門打開,五皇子李亨和身旁的李靜忠齊齊邁步,從宗人府里走了出來。

    “終于出來了!”

    抬頭望著宗人府外的天空,五皇子李亨心中感慨不已。

    這一次磨難,雖然只有短短數日的時間,但對五皇子李亨來說,卻猶如過了數個世紀。

    這是他距離死亡最近的一次,也是他第一次,真正進入到宗人府,關入監牢之中,而且罪名還是禍亂后宮。

    ——這是他一輩子想都沒有想過的。

    這一次,如果不是王沖,他恐怕就真的成為階下囚,也永遠失去競爭皇位的資格。

    “殿下,大皇子為了獲勝,簡直無所不用其極,無論如何,以后我們再也不能這樣退縮了!”

    一個聲音從耳邊傳來,李靜忠貪婪的深吸一口氣,感受著這和宗人府內截然不同的新鮮氣息,李靜忠便越發的珍惜這次重見天日的機會。

    唯有失去過,才知道珍惜。盡管活著離開了宗人府,但是只要想想這次的事情,李靜忠心中就后怕不已。

    只有權力,才是這個世界上,修身立命,最根本的東西,沒有權力就會任人擺布,就像這次一樣,再次被關入宗人府。

    “靜叔,我知道!”

    身旁一片寂靜,片刻之后,傳來的李亨的聲音,聽起來和平常似乎截然不同。

    李靜忠心中一怔,下意識的轉過頭去,只見一旁的李亨望著前方,目光幽深。從李靜忠的方向看過去,只見李亨的目光堅定,那一張年輕的臉龐上散發著一股和平常完全不同的光芒:

    “這一次,我不會再相讓了!既然大皇兄想斗,那就讓我們斗到底吧!”

    李靜忠怔了怔,陡然之間明白了什么,心中狂喜。

    一旁,李亨眼中光芒閃動,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皇子之爭一向殘酷,這一次的磨難也讓李亨明白,在皇位之爭中絕對不能有任何一點心慈手軟,也更加不能退縮。

    這一點,主仆二人達成了一致。

    ……

    隨著五皇子的出獄,鬧得沸沸揚揚,牽連甚廣的后宮事件也終于告一段落。

    而皇宮中,受到這一系列事情的“驚嚇”,肖玉妃的身子越來越弱,半個月后終于一次失足,落入湖中“溺死”了,不過這一次,肖玉妃的死卻并沒有在宮中引起太大的波瀾。

    不過就在“肖玉妃”身死之后不久,嘩啦啦,一只信鴿撲楞著翅膀,落入了城西的異域王府中。

    【大家快關注公眾號啊!搜索“皇甫奇”即可!我需要兄弟們的動力,繼續碼字!】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幸运飞艇彩票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