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人皇紀 > 第一千五百一十六章 殺戮之罪!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vrrusd.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一千五百一十六章

    電光石火間,所有這些念頭從腦海中飛掠而過,王沖眉頭深皺,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一剎那間,他感覺自己似乎抓住了這柄神劍的規律和脈搏。

    想明白這點,王沖頓時精神大振。

    來不及多想,王沖有如貍貓般,又輕又快,朝著前方飛縱而去。鏘鏘鏘,無數的飛劍在鎖鏈上擦出大量的火花,被王沖以一種驚險的方式閃去。

    “太好了!神劍的攻擊能夠影響一代的大羅劍陣!”

    在飛縱的時候,王沖分明發現,當自己成功扛過神劍攻擊的時候,不知道什么原因,天空中成千上萬柄飛劍的攻擊強度也削弱了許多。如果不考慮一代的攻擊,即使自己的實力大大下降,但僅僅是想要攀援一根鎖鏈,完全綽綽有余。

    “這……這怎么可能?”

    而后方的鎖鏈上,拔骨師都已經準備一腳踏出,橫渡鎖鏈,突然間發現這一幕,渾身一震,整個人都驚呆了。

    眼前的一切已經完全超出了他的認知,王沖現在的實力恐怕連一個玄武境的武者都比不過,在拔骨師都這樣的強者面前更是微不足道。但是當年就連伊質尼師都都沒能像王沖這樣縱步如飛。

    “不可能,這絕不可能!”

    拔骨師都睜大了眼睛。他所知道的一切,完全無法解釋眼前的現象。

    “嗡!”

    幾乎是下意識的,拔骨師都一腳踏出,伸向石橋前的巨大鎖鏈。

    “難道伊質尼師都的記憶都是假的,還是說這最后一關發生了什么我所不知道的變化。”

    拔骨師都眼中驚疑不定,將信將疑,有那么一霎,他甚至感覺自己和王沖根本不是在一個地方冒險,踩的也不是同一根鎖鏈。

    嗡!

    拔骨師都的右腳終于踏上一根鎖鏈,然而就在接觸的剎那,劍氣嗡鳴,天空中所有盤桓不去的飛劍,立即如同蝗蟲一般朝著石橋上的拔骨師都攢射而來。那股氣勢恢弘壯闊,比他之前踏上鎖鏈的時候還要可怕。

    拔骨師都神色驟變,剛剛踏上鎖鏈的右腳,閃電般收了回來,臉色鐵青無比。

    “這小子到底怎么做到的?”

    拔骨師都看著王沖,第一次有種深深的不安……,還有嫉妒。

    且不提后方的拔骨師都,當王沖在鎖鏈上突飛猛進的時候,轟,大羅仙劍又是一劍驚天動地,朝著王沖斬了下來。

    這一劍是傲慢之劍。

    劍尖直指那些生性傲慢之人,然而王沖雖然出生富貴,家世顯赫,卻絕非那種傲慢之人。

    這第三劍,王沖也成功扛了下來。

    十丈,十五丈,十七丈……,王沖以驚人的速度,借著大羅仙陣變弱的機會,在鎖鏈上突飛猛進。第四劍淫邪,第五劍嫉妒,王沖依舊全部擋了下來。

    幾劍下來,王沖心中那個念頭越來越清晰,也越來越明確。

    “……想不到世間居然有如此之劍,它不斬人之肉身,也不斷人之元氣,卻直指人內心深處,攻擊人心中最罪惡的欲望。”

    “伊質尼師都是突厥的天才,也是當時世間罕有的絕世強者。但第一關的欲障他就過不去。他在大唐邊境遇到六代,六代的年輕和他身上天下第一的大羅仙功,以及層出不窮的心法,讓伊質尼師都心中嫉妒,這就犯了嫉妒之罪。再加上他想強取豪奪,獲得整個大羅仙宮的秘密,這又犯了貪婪之罪。三劍下來,即便伊質尼師都功力超凡,恐怕也因此重傷匪淺。”

    “至于拔骨師都,他獲得了伊質尼師都的大地血鼎,繼承了他所有的記憶,也同樣繼承了他所有的貪嗔癡,甚至某些方面,這些欲望比伊質尼師都還要強大。所以拔骨師都絕非像他表面上說得那么超然。他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這些念頭從腦海中飛掠而過,王沖心中頓時有如明鏡般通透。

    “嗡!”

    狂風浩浩,霧氣洶涌,就在第五劍之后,第六劍很快接踵而至。

    轟隆,天塌地陷,就在王沖眼中,整個天地都仿佛裂開了。這第六劍和前面幾劍截然不同,劍還未劈出,一股熊熊的紅色烈焰立即包裹神劍,熊熊燃燒。

    看到這股火焰,王沖神色驟變,腳下戛然而止。

    從這一劍中,王沖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情緒——

    憤怒!

    這一劍直指人內心深處的憤怒。

    “糟糕!”

    王沖心中一緊,頓時失去原有的鎮定。

    他不傲慢,不嫉妒,不貪婪,也不淫邪,唯獨怒火……,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王沖都無法控制。而且他的憤怒,遠比一般人強烈得多。沒有這股憤怒,他也不可能站在這里,擁有一次重來的機會。

    “麻煩了……”

    轟隆隆!

    下一刻,就在所有人以為王沖能夠度過這劫,可以到達那邊的時候,王沖猛地一顫,渾身皮膚上噴發出無數的鮮血,整個人的精氣神都大幅削弱。

    嘩啦啦,鐵索震動,王沖身軀一晃,差點從鐵索上震落。

    然而盡管王沖雙手緊握,成功躲過了這一劫,但整個人的身體卻是隨著鎖鏈不停地來回震動。情形看起來危險至極,隨時都有墜落下去的危險。

    “怎么會是這樣?到底發生了什么!”

    后方的石橋上,拔骨師都神色一緊。到現在為止,王沖是看起來最有可能渡過鎖鏈的那個人。如果連他都無法安全渡過,恐怕其他人更加難以做到。

    然而此時此刻,王沖面臨的危機遠比眾人想象的要可怕得多。就在第六劍之后,大羅仙陣的第七劍也接踵而來。

    如果第六劍只是砍掉王沖半條命的話,那么接下來的第七劍,足以讓王沖全身血液凝結,墮入萬丈深淵。

    殺戮之罪!

    第七劍還沒有出招,王沖就已經知道這一劍的名字。

    世間萬惡最深重的就是殺戮,所以才有魔道、邪道一說。

    這第七劍是最強的一劍,也是最致命的一劍,就連這一劍醞釀的時間也比之前任何一劍都要長。

    王沖身為大將軍、異域王,上輩子還是統領天下兵馬的大元帥,一生征戰,戎馬半生,殺戮的人馬不計其數。

    單單西南之戰就殲滅了四十余萬蒙舍詔、烏斯藏聯軍,怛羅斯之戰和呼羅珊之戰,加起來殺死的大食士兵就有百萬之眾。以區區十八不到的年紀,就殺戮了超過一百五六十萬的大軍,論殺戮之重,恐怕沒有人能夠超過王沖了。

    如果說兩百年前的伊質尼師都是因為嫉妒而被殺,那么現在的王沖,就極有可能殺戮過多而身死當場。

    嗡!

    第七劍還沒有落下,它的氣勢卻在不斷攀升,威力之大,遠遠超過之前六劍之和,而且這一切還遠沒有停止的跡象。更糟糕的是,這一劍已經鎖定王沖,在這種情況下,王沖恐怕連移動都非常困難。

    而天空中,長劍嗡鳴,似乎已經感應到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一代大羅劍陣的成千上萬柄飛劍、殘劍、斷劍,全部如烏云匯聚,盤旋在王沖上空,數量比之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多得多。

    王沖的壓力頓時以幾何倍數增長。

    “沖兒!”

    后方,石橋末端,濃霧深處,烏傷村長和邪帝老人滿臉不安。而此時此刻,他們什么都做不了,兩人只要踏上鎖鏈,就會加重王沖受到的攻擊,不但于事無補,還會拖累王沖。

    而且這里的天地元氣幾乎八成以上都被一代控制,而大羅劍陣的范圍,外人更是無法插手。

    一霎那間,王沖的情形極其可危。

    “流血飄櫓,伏尸百萬”,王沖是天生的將帥,兩世為帥,殺人無數,這一劍落下,絕無幸理。

    “嗡!”

    眼看著那一劍光芒大熾,甚至迸出赤紅的光芒,在這直指靈魂本源一劍面前,王沖每一寸細胞,每一縷靈魂,都面臨著難以想像的壓力。下一刻,天空一暗,那一劍撥地而起!

    ——終于到了最后一刻!

    “不對!”

    此時此刻,王沖臉色蒼白,精神、罡氣以可怕的速度消耗。在死亡的壓力面前,王沖迸發出了全部的潛力。幾乎是本能的,王沖感覺到了一絲不對。

    “大羅仙君不可能設下如此必死之局!如果這樣,他何不斬斷鐵鎖,讓任何人都過不去!而且金無足赤,人無完人,按照這柄神劍的特性,只怕大羅門下不只無人可以傳承,甚至無人可以靠近。就連大羅仙君都不可能有資格使用這柄仙劍!——這絕不可能是大羅仙君的本意!”

    冥冥之中,一道電光劃過腦海。王沖額頭上冷汗涔涔,但腦海中的運轉速度卻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快得多。這一剎那,連時間都仿佛放緩了無數倍。

    “是人便會有破綻!欲障、貪婪、嫉妒、傲慢、憤怒、殺戮……,這些幾乎道出了所有人的弱點。沒有人可以逃脫這些,就連鑄造者都是一樣。”

    越是這種緊要的關頭,王沖心中反而越是穩定:

    “而劍是兵中王者,殺戮之器,用一柄用來殺戮的劍,來裁決殺戮的人,這本身就有問題,這里面一定有什么是我沒有想到的。或者說,這根本就不是一柄裁決罪惡的劍!”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幸运飞艇彩票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