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人皇紀 > 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一劍,一念!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vrrusd.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拔骨師都微微吸了一口氣,體內罡氣轉動,這是他準備出手的前兆。一旦王沖失敗,他就必須自己出手了,但是不管怎么樣,他和烏蘇米斯可汗之間的交易已經達成了。

    “真是有些可惜啊!”

    拔骨師都望著眼前的王沖心中暗暗道。

    拔骨師都的話沒有錯,王沖現在的處境已經達到了極其危險地步。前方金光閃爍,漫天的長劍、斷劍、殘劍,有如狂風驟雨般呼嘯而下。

    轟,電光石火間,王沖奮進全身的力量縱身一躍。下一刻,只聽一聲撞擊聲從耳邊傳來,聲音刺耳無比。

    成千上萬的“飛劍”,落在王沖身后的鐵索上,爆發出漫天的火花。

    千年寒鐵打造,并且表面布滿了古老符?的鎖鏈,直接被劈開了密密麻麻,難以計數的缺口,有些地方甚至深達數寸,看起來觸目驚心。

    而前方,王沖雖然僥幸逃過一劫,但全身早已是冷汗涔涔。

    體內原本不多的罡氣,頓時越發的稀少。

    來不及過多猶豫,王沖連忙鎮定心神,彌補破綻,重新把自己偽裝成身下巨大的鐵索。

    然而,雖然逃過一劫,更大的危機還在洶涌而來。

    王沖的身體還在不斷的變重,身上那股無形的壓力,就這么片刻的時間已經增加到了原來的兩三倍,而這一切還遠沒有停止的跡象。

    不止如此,王沖的精神力也在以一種驚人的方式消耗。

    每一刻,都堪比一場高等級的精神力戰斗。

    濃濃的霧氣中,一柄柄“飛劍”不停地顫動著,飛鳴著,盤桓不去。雖然在此失去了王沖的氣息,但是對于一代來說,他已經摸索到了王沖的大致范圍。只需要再多一點信息,就能夠直接將他定位,一舉斬殺。

    然而此時此刻王沖已經顧不得這些了,對于王沖來說一場更大的危機正在來臨。

    “嗡!”

    虛空震動,也就是片刻的時間,王沖立即感覺到一種龐大的威壓,鋪天蓋地,排山倒海,以一種驚人的速度落在自己身上。

    以王沖已經精神實質化的能力,在這一霎那,也不由產生一種渺小的感覺。

    就好像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面對著那些舉手投足之間,崩山裂岳,擁有驚人神通的絕世強者。

    “怎么可能!”

    瞬息間,王沖陡的變了臉色,而也就在這個時候,王沖眼前天旋地轉,只是一剎那,眼前重重,迷霧破開,王沖一眼“看”到了那柄插在祭壇上的神劍。

    與王沖之前見到的飛劍不同,這柄神劍,威嚴、莊重、神圣,在王沖眼中雄偉的如同一座山巒一般。

    “是那把劍!”

    王沖心中微微顫動,立即明白過來。

    “嗡!”

    就在王沖看到那柄劍的同時,光芒一閃,那柄劍驟然一變,陡然之間變得凌厲無匹。緊隨其后,轟,只聽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那柄山巒般的巨劍陡然有如崩山裂地般,朝著王沖劈落下來。

    噗,劍氣過體,那一剎那,王沖渾身一顫,猛地噴出一口鮮血。

    王沖的精神力本來已經到了實質化,放眼世間,罕有匹敵。而只一劍,王沖立即如遭重創。只不過瞬息間,王沖的臉色頓時變得慘白,渾身衣衫盡濕,如同水中撈出來般。

    不止如此,天空金光暴射,無數的飛劍如同瀑流一般飛射而下。王沖將身一縱,這一縱看起來虛弱無比,完全沒有之前流暢。

    鏘鏘鏘,無數飛劍擦過鎖鏈,即便王沖已經傾盡全力,但是依然被飛劍擊中右腿,噗噗噗,鮮血飛濺。

    “怎么會是這樣!”

    王沖猛地抬起頭,眼中滿是震驚。

    這一劍不止砍去了他三分之一的精神力,更斬去了他一半的功力,只不過一劍,王沖的處境就雪上加霜,步入到了一種極其危險的地步。

    但是那一劍……

    王沖望向對面,除了洶涌的霧氣,什么也看不到,只有一股股的寒意撲面而來。但王沖分明能感覺到,拔骨師都所說的那柄神劍就矗立在鎖鏈末端的祭壇上。

    自始自終,那柄神劍都沒有動過一下,但就是那一“劍”,給予王沖的感覺卻比頭頂的飛劍還要可怕。

    飛劍直殺肉體,但那一劍卻直指靈魂,在靈魂上讓人徹底的灰飛煙滅。

    那一剎那,王沖突然明白拔骨師都為什么忌憚那柄神劍,也明白為什么二百年前的大突厥國師伊質尼師都,抗過了龍獸、魘獸,抗過了機關陷阱,也抗過了六代活死人的攻擊,最后卻死在了這柄神劍下了。

    ——意識和靈魂上的攻擊,是不可能躲閃的。

    “嗡!”

    腦海中剛剛閃過這道念頭,下一刻,王沖眼前一暗,整個人的靈魂就被再度卷入到了那片意識的世界之中。

    天地昏暗,王沖什么也看不到,只能看到兩側霧氣洶涌,而那柄巨大的神劍則有如插天巨峰般再次矗立在身前,似乎隨時都會朝著自己再次劈落下來。

    王沖心中一緊,頓時變了臉色。

    不過也就在這個時候,空間變幻,四周圍洶涌的霧氣席卷而來,變幻莫測,赫然在王沖的眼中變幻出兩個字:

    “欲障!”

    看到這幾個字,王沖怔了怔,先是一臉的疑惑,隨即仿佛想到了什么,眼中露出了思索的神色。

    “沒有用的!”

    遠處的石橋上面,拔骨師都寬袍大袖,獵獵作響。王沖的變化他看得清清楚楚,也知道他在思忖對策。然而拔骨師都只是搖了搖頭,看著鎖鏈上的王沖就有如看一個死人般:

    “大羅仙劍一劍接一劍,一旦開始,就不可能終結。除非你一開始就退出鎖鏈!以伊質尼師都的驚世之資尚且抵擋不過,更何況是他人。異域王,你也是大唐不世出的天才,可惜了,還是一樣要死在這里!”

    “這一關果然難以度過啊!”

    拔骨師都心中微微嘆息一聲。

    不是惋惜王沖,因為他遲早要死,而是可惜自己已經沒有辦法從這位大唐異域王身上得到更多的信息了。以王沖現在的狀況,幾乎必死無疑。

    而遠處,王沖的處境已經變得危險無比。

    拔骨師都的判斷沒錯,在意識的世界中,那柄神劍光芒萬丈,再次嗡鳴,這是即將再次出手的跡象。

    “轟!”

    說時遲,那時快,只不過瞬息間,又是一劍劈天裂地,朝著王沖直斬而下。

    這一劍天地俱靜,威力比之之前更加的龐大。

    轟隆隆,天崩地裂,這一劍避無可避,一剎那間,王沖心中升起一股極度的危險感。電光石火間,來不及多想,王沖只來得及將全部的精神力坍塌、收縮,壓縮到極點,試圖來抵御這一擊。

    然而光芒過去,寒氣迫體,這一劍直接針對王沖身體每一寸肌膚,每一個細胞。就在王沖收縮身體,做好迎接雷霆一擊準備的時候,嗡,就像輕風拂面,劍氣迅速擦身而過。

    那種罡氣和精神力被削掉一半的情況并沒有發生。

    “!!!”

    一剎那間,王沖整個人都怔住了。

    “這是怎么回事?”

    這一劍,看著比剛剛還要可怕,但是殺傷力卻連剛剛那一劍的十分之一都不到。而當王沖的精神力掠過身體,立即發現他的判斷并沒有錯,他體內的罡氣和精神力都呈現出了一定程度的下降,但下降程度卻微乎其微,完全在承受的范圍之內。

    王沖一時迷糊了,同樣是神劍的斬擊,前一劍讓他產生一種差點死了一回的感覺。而這一劍,給他的感覺卻是輕風拂面,完全不痛不癢。

    同樣的攻擊,卻產生了截然不同的效果。

    “嗡!”

    正當王沖心中驚疑不定的時候,意識的世界中,霧氣洶涌,王沖再次進入到了那個世界之中,看到了那柄插天的神劍。

    “貪念!”

    天空中云氣變化,呈現出這兩個碩大的字體來。

    王沖掛在粗大的鎖鏈上,怔怔的,一動不動。那一剎,無數的念頭從他腦海中飛掠而過。

    “欲障、貪念……”

    王沖心中喃喃自語。

    只要是人,便有欲望,便不可能免俗。王沖是有欲望的,所以第一劍,他會受到重傷。但是貪念……,他是貪婪的嗎?他當然是貪婪的,他想要得到的東西太多了。

    而他以一個少年之身,利用烏茲鋼聚斂了百萬,千萬,甚至億萬兩黃金的時候,王沖確實是高興的。為了得到更多的利益,他與身毒大祭司簽訂了協議。

    但同時,他又是不貪婪的。

    憑借烏茲鋼聚斂的龐大財富,他可以在一昔之間全部散去,沒有絲毫的痛惜,而所有的一切,只是為了打贏西南那場戰爭,捍衛西南近百萬的無辜百姓。

    他希望能夠建功立業,搏取更大的功名,獲得更大的成就。所以西南之后,他去了西北,將大唐的領土一路拓展到了西方臨海的呼羅珊。取得了這樣的成就,他甚至還感到不滿足,希望可以打到巴格達。

    最后是徹底的統治整個大食帝國。

    然而……

    他所有做的一切又并非為了自己。西方邊陲的呼羅珊他可以毫不猶豫的交給朝廷,待到西方平定,所有的兵權他也可以全部交給朝廷,即便是被革去異域王,以及少年侯的功名,他也從不在乎。

    他在乎的僅僅是這個世界的未來!

    至于其他的,僅僅是實現這一切的手段而已!

    因此,他卻又并不貪婪!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幸运飞艇彩票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