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人皇紀 >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末日祭壇!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vrrusd.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這一趟他前往西北,王沖本來以為只是單純的找到天下第一奇功,再借助大羅仙功的力量調和體內的罡氣,治好身上的走火入魔。

    但是他怎么都沒有想到,會在這里看到和異域入侵者相關的印記。

    一剎那間,王沖眼神恍惚了一下,思緒瞬間剝離,追溯到了漫長的時間以前,某些被他淡忘掉的記憶。

    那一剎那,王沖想到了很多很多……

    那些異域入侵者并不是從一個方向過來的,在所有的入口中,最出名的,出現異域入侵者最多的,就是西北那座由安軋犖山親自獻祭打開的時空裂縫,也被稱之為“末日祭壇”。

    那是整個大陸地上第一座異域入侵者的入口,此后,那些異域入侵者又接連打開了好幾座時空入口,跨空而來。

    最后一戰前,王沖曾經帶人抵達過那里,親眼見到了那座安軋犖山建成的“末日祭壇”。

    那座龐大的祭壇足有六七十米高,在祭壇的中央,有數塊巨大的金石,如血一般的猩紅,如琥珀一般的透明。

    在那最重要的金石上面,鏤刻許多種不同風格的召喚符文。而核心最重要的七種神秘符文中,有一種就和眼前的一模一樣。

    那七種符文,從沒有人見過,也沒有人明白它們蘊含著怎樣的力量,但是在召喚那些異域入侵者上,這七種符文圖案顯然至關重要。

    “這個大羅仙君到底是什么人?他和那些人又有什么關系?在他設立的大陣中,為什么會有和安軋犖山一樣的圖案?難道說……”

    王沖喃喃自語,這一剎那,他想到了許多許多。

    大陣依然是大陣,但是在王沖心中,一切已經完全不同。

    “咔嚓!”

    電光石火間,沒有絲毫的征兆,王沖突然出手,猛地一掌劈下,伴隨著一陣裂開的聲音,王沖眼前那根巨大的石柱立即齊根而斷。

    “轟隆!”

    巨柱倒下的剎那,地動天搖,整座大羅仙陣都劇烈的抖動起來。

    “怎么回事?!”

    在大陣的核心之外,第四重第五重的地方,宋元一身旁,一名名正氣盟的高手紛紛抬起頭來,一個個眼神驚疑不定。

    他們聽到過好幾次大陣的轟鳴聲,每一次都是從陣法的核心傳來,每一次響起,整座陣法的力量都會加強,但不知為什么,這一次的陣法轟鳴給他們的感覺,和前幾次截然不同。

    “盟主,陣法的力量削弱了,看起來是有人抵達陣法的核心了!”

    一名正氣盟的長老道。

    “不知道是什么人,居然如此厲害,這么快就抵達了陣法的核心,如此實力真是不可小覷!”

    另一名正氣盟的長老附和道。

    宋元一沒有說話,只是微微皺了一下眉頭,眼中若有所思。

    ……

    嗡!

    與此同時,大陣的外圍,地面震動,邪帝老人和陣圖老人并肩而立,站在一座陣圖老人臨時開辟出的石陣之中,同樣望著陣法核心的方向。

    “陣法的力量削弱,王沖那孩子應該已經抵達那里了。”

    陣圖老人突然開口道。

    邪帝老人點了點頭,眼中看不出絲毫表情。

    “你就一點不擔心嗎?”

    陣圖老人突然開口道。這座大羅仙陣里面危險重重,王沖現在又隨時可能走火入魔,邪帝老人的神情也未免太平靜了。

    “不擔心!”

    邪帝老人淡淡道,臉上依舊古井無波。

    陳圖老人見狀,頓時氣不打一出來:

    “張文符,你這個師傅到底是怎么當的。你難道忘了,按照王沖那小子的推斷,陣法中心可是還有一股勢力隱藏在那里。那些人隨時可能出頭。”

    “我知道。”

    “知道你還這樣鎮定?”

    陣圖老人怒道。徒弟進入兇險之地,做師父的卻半點不關心,這哪里還有個做師父的樣子。要不是打不過邪帝張文符,心有顧忌,以王沖表現出來的陣法天賦,他真是恨不得把王沖搶過來,給自己做徒弟。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邪帝老人目光望著前方,神情平靜,目光堅定無比:

    “我并非不在意他。只是,他是我的弟子,我相信他!”

    “嗡!”

    聽到這話,陣圖老人怔了怔,突然明白了什么,扭過頭,不再言語。

    那一剎那,陣圖老人并沒有注意到,邪帝的眼中驟的波動了一下,閃過一些雪亮的光芒。如果王沖是普通的弟子,邪帝確實會擔心他。但是一路過來,從真武境到現在,不過短短兩年,王沖就已經成長到了大將巔峰,接近入微境的地步,并且還立下了一系列的曠世功勛。

    而這一切,都是王沖自己努力的結果,中間,并沒有他的照拂。

    “沖兒,無論任何時侯,為師都相信你。你必定青出于藍而出藍,這世界上沒有什么可以難得住你!”

    ……

    “大人,不妙!這小子開始破壞陣法了!這樣下去,這里的石柱恐怕全部要被他破壞了!”

    陣法深處,半空之中,幾道身影一直注視著王沖。

    現在整個大陣之中,所有人都在垂死掙扎,就連正氣盟主宋元一、玄陰老祖駱七陰,連同那個邪帝在內,都被困在其中。現在,能夠靠近陣法核心,威脅到他們的,也就只有一個王沖。

    一個看著十七八歲少年,居然看起來有可能破掉大羅仙君布下的大陣,別說是其他人,就算是他們這些人,打死都沒想到。

    “是啊,大人!必須得阻止他,沒了石柱,我們對大陣的操控能力就會受到不少影響。大陣的威力也會下降許多。”

    另一名隨從也跟著道。

    咔嚓嚓,聲音剛落,大地震顫,眨眼間又是一根石柱被王沖摧毀,重重的倒在地上。一霎那,三人的臉色都變得難看無比。

    “大人,我們要出面阻止他嗎?”

    一名隨從急聲道。

    最前方的首領眼中光芒變幻不定,望著石柱前那個不斷摧毀的少年,眼中殺機如潮。

    “不行!”

    為首的首領毫不猶豫的否決道。

    “雖然我們能夠控制大陣的部分力量,甚至能改變其運行規律,但涉及到陣法的核心部分,仙君早有遺命,只要對方抵達核心區域,我們就絕不可以插手!”

    說到最后一句,首領的臉色微微有些難看。而身后兩名隨從的神色也變得極不自然。

    雖然可以使用陣法其他部分的力量,但就算是他們,有些規則也不敢不遵守。

    “可是大人,難道我們就眼睜睜看著他破壞大陣嗎?那豈不是和仙君的遺愿更加背道而馳?”

    身后其中一名隨從緊緊握著拳頭,滿臉不甘道。

    四周圍一片難言的死寂,三人看著陣法核心邊緣不斷破壞石柱的王沖,誰也沒有說話。

    “沒有那么容易!那些石柱只是大陣最邊緣的部分,破壞這些石柱也只能削弱大陣部分的能力,依然不足以對大陣的本質造成影響。而且仙君留下的大陣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破壞的。就算他抵達這里,也無法進入真正的核心!”

    說到最后一句,站在最前方的首領若有所指,眼中透出一種意味深長的神色。而身后兩人先是一怔,隨即明白了什么,神情突然輕松了許多。

    ……

    “雖然破壞這些石柱并不能毀掉大陣,但至少可以讓師父他們,還有其他武者的處境改善很多!”

    咔嚓,核心邊緣,王沖將最后一根石柱摧毀,看著那獠牙般的巨大石柱重重倒在地上,驚起一蓬蓬煙塵,心中頓時舒緩了許多:

    “現在只剩下陣法的核心了!”

    王沖身形一晃,立即朝著陣法核心而去。

    片刻之后,王沖終于抵達了陣法的核心地帶。在這里,暗紅色的濃煙滾滾,直沖天際,而那濃烈的元氣波動,更是涌動如潮,即便是普通人都能感覺得到。

    那種毀天滅地的可怕力量,足以讓任何武者為之黯然失色。

    “現在只剩下最后一重了。”

    王沖望著前方心中暗暗道。

    透過暗紅色的滾滾濃煙,只見火焰熊熊,在火焰的中心,是一座巨大的金色圓球。這個金色的圓球足有七八十米高,恢弘壯闊,神圣威嚴,和整座大陣給人的感覺截然不同。

    而就在圓球的下方,王沖隱隱看到幾個黑暗的甬道,甬道里陰森森的,深不可測。很顯然只要進入甬道,就可以深入陣法內部。

    只是看到這一幕,王沖心中越發的謹慎了。

    大羅仙陣,號稱天下第一陣法,里面危機重重,而這種地方看起來越是安全,反而越是危險。

    “啪!”

    王沖手指一彈,之前經過那些陣門時撿起的一塊巖石立即被他捏成數片,猛地拋入到了暗紅色濃煙之中。

    嗤,巖石碎片才剛剛進入到濃煙中,頓時發出一陣陣腐蝕的聲音,三塊巖石碎片就好像被硫酸潑過一般,迅速的發黑變小。

    而這些巖石碎片掠過煙霧地帶,進入后方的火焰區域時,更是立即燒成黑灰,徹底的蒸發,連一點碎末都沒有留下。

    看到這一幕,王沖頓時變了臉色。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幸运飞艇彩票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