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人皇紀 >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捷報入朝!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vrrusd.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嘩啦啦!”

    數個時辰后,一只鷹隼同樣飛入了磧西。

    “侯爺!侯爺!侯爺!”

    整個磧西歡呼聲山崩海嘯,都護府外,人山人海,眾人振奮不已。王孛、蘇寒山等人神情瞬間輕松了不少。磧西的大軍從翻過蔥嶺之后就一直沒有消息,但是現在,眾人終于可以送一口氣。

    “把消息送給許姑娘吧!”

    蘇寒山騎著一匹一人多高的突厥戰馬,很快將手中的消息遞了過去。一旁,早有一名騎兵接過,向著內府奔馳而去。

    在磧西都護府內,一名名丫鬟神色緊張的站木門旁,她們有的端著茶水,捧著飯食,但無一例外神情中都滿是擔憂。有些甚至踮著腳,想要從門縫中查探什么,但卻一無所獲。

    “咳咳……”

    一陣猛烈的咳嗽聲從房內傳出,門外的丫鬟一個個更加焦急了。

    “這可怎么辦啊!小姐都一天沒有出來了,聽聲音似乎比昨夜更加嚴重了!萬一小姐有什么,我……”

    就在咳嗽聲傳出的一剎那,一個小丫鬟終于忍不住眼眶都紅了,眼中滿是心疼,但卻不敢大聲,怕驚擾到屋內的許綺琴。而周圍,其他的丫鬟雖然沒說什么,但是臉上的神情卻已經將心中的擔憂表露無疑。

    房間里,一張梳妝臺,一張桌案,一張香榻,其他便沒有什么了。

    許綺琴坐在桌案前,眼前是如山般堆積的文書。她的身上穿著一襲單薄的白色衣裳,臉色蒼白,看起來毫無血色,但卻依然專注在眼前的文書。

    “通知張氏家族,送往怛羅斯的糧草必須盡快趕到。中土的士兵和西域人習性不同,雖然可以食用牛羊,但卻不可能長期如此,不沾米面。”

    “那二十萬匹戰馬后續如何,朝廷御馬監派人來接受了嗎?回復的公函可到?”

    “另外,傳我的命令,以磧西都護府的名義到內陸繼續招募工匠。怛羅斯那邊,張壽之前輩已經帶走了大量的工匠,現在還不清楚他們的傷亡情況。但后方磧西一帶,隨時可能面對烏斯藏和西突厥的攻勢,兩側的小型鋼鐵之城必須加固。”

    “之前發布命令,招募到的銘文師,安排他們到烏傷的鋼鐵之城,派精兵保護。戰爭不只需要工匠,還需要銘文師,未來還需要他們的幫助。另外,督促各個世家,加快武器的鍛造!”

    ……

    一個又一個的命令不斷的傳達出去,或者是口諭,或者是文書。現在的磧西,表面上看一切都是由蘇寒山和王孛兩人負責。但所有人都清楚,真正的靈魂人物其實坐在磧西都護府中的這個弱女子。

    雖然是一介女流之輩,但是正是因為許綺琴的存在,磧西才能保持現在的井井有條。甚至猶有余力去支援安西的封常清。只是,每一道命令發出去,許綺琴的臉色就越發蒼白,身體顯出一種病態。

    “咳咳……”

    文書改到一半,許綺琴終于忍不住身體顫動,再次劇烈的咳嗽起來。

    “小姐,戰事雖然緊張,但是身體也一樣重要啊,再這樣下去,你不但把身體拖垮,后方的籌備你也顧及不了了,你就聽我的話,吃點東西,休息一會吧!”

    一個聲音突然傳來,小竹站在許綺琴身后,一邊給她錘著背,急的眼淚都流下來了。

    “小竹,我沒有時間休息,怛羅斯還有十萬大唐將士,他們關系著整個磧西還有隴西無數百姓的安危,我必須把所有的一切都安排妥當,及時的給他們安排補給和后續兵源,你不用擔心,我的身體我自己知道,我還能扛得住!咳咳咳……”

    許綺琴說著又不自覺得咳了起來,這一次比之前都要嚴重。

    “報!”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名傳令兵推開大門,急匆匆的闖了進來。剛一進屋立即跪伏在地上:

    “怛羅斯來信!侯爺擊敗艾布穆斯/林,在怛羅斯打敗大食軍隊!”

    “什么!”

    聽到這句話,房間里主仆二人齊齊身軀一震,眼中爆發出欣喜的光芒。

    “快拿給我看看!”

    許綺琴腳步虛浮,連忙從桌前站起身來,朝著那名傳令兵走過去。

    從傳令兵手中取過信件,打開,許綺琴連看了幾遍,終于確定了一件事情。

    “恒羅斯贏了,真的贏了!”

    許綺琴一臉的激動,臉上突然涌起一股血色,整個人的氣息也瞬間好了許多。

    ……

    目光從磧西離開,越過隴西,一直抵達整個帝國最繁華的帝都。

    “轟隆!”

    一石激起千層浪,怛羅斯的捷報就像一顆重磅*,在京師掀起萬丈波瀾,朝野內外一片轟動。

    “哈哈哈!捷報!捷報!”

    “大唐贏了,大唐贏了!王家幼子真的帶領大唐/軍隊,以少勝多,擊敗了大食、西突厥和烏斯藏三方的軍隊!!!”

    “我沒有看錯,王家幼子果然是國之棟梁,大唐威武,圣上威武!哈哈哈!”

    ……

    舉國上下一片歡騰。當烏斯藏和西突厥出兵的消息傳到朝廷,整個朝廷都是一片緊張。無數的目光,紛紛關注著蔥嶺以西那個絲綢之路上的重鎮。兩大都護、兩地兵馬,四方會戰……,這一場戰斗牽動著無數人的心。

    從磧西到安西,再到蔥嶺,整個大唐在西北方向已經兵力盡出,再也沒有多余的兵力了。如果恒羅斯失利,安西、磧西守不住,那么接下來,整個隴西都會置于大食的兵力威脅之下。

    ——一個蔥嶺以下的國家,居然將自己的兵鋒直指到了隴西這么近的地方。這將是整個大唐從未有過的恥辱!

    不過,最讓朝廷內外不安的,還是大食、烏斯藏和西突厥汗國的聯盟!這個聯盟的勢力之大,足以讓任何寢食難安。但是現在,大唐贏了,雖然還只是階段性的勝利,但已經足讓所有人振奮了。

    “太好了!王沖,本王果然沒有看錯你!”

    與此同時,宋王府中,看完怛羅斯的戰報,宋王放下手中的信紙,眼中透露著掩飾不住的驕傲。

    宋王一生之中做過許許多多的事情,包括力挺軍方,傾盡全力支持邊將,幫助大唐擴張,執行御敵于國門之外的戰略。在他的一生之中,也曾經提拔過許多的人,在朝政之中,也解決過許許多多的危險,包括在東北征戰高句麗和*厥汗國的時候,積極籌備,廢寢忘食,在關鍵時刻,將救命的糧草送了過去,挽救了軍心士氣,也挽救了那場戰爭。

    但是此時此刻,對于宋王來說,這一輩子毫無疑問,最驕傲的事情就是發掘王沖,并且一直在背后默默的支持他。

    “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王沖,你不愧是將門虎子,大唐有你,是江山之幸,是社稷之幸,是百姓之幸啊!”

    宋王看著旁邊兩張卷起來的對聯,心中欣慰不已。

    “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這是王沖掛在書房里的對聯,王沖不在,宋王有次拜訪王家,進入他的書房,看到這副對聯,就收了起來,放在府中珍藏。不管是西南之戰,還是這次的怛羅斯之戰,王沖都身體力行的踐行著自己,也踐行著這副對聯上的話。

    “王沖,去吧!張開羽翼,為大唐搏擊長空!至于身后,只有我為你一力撐擔!不管有多少人阻擋,我都不會讓任何一個人阻擋在你的路上!”

    宋王扭過頭來,目光透過打開的窗子,望向窗外。那里閃電雷鳴,烏云密布,一副風雨即將到來的跡像。而宋王的眼眸卻比閃電還要熾亮。

    ……

    不提安西、磧西以及大唐朝廷中的動靜,也有著第一場大會戰的結束,蔥嶺以西,遙遠的怛羅斯也迎來了一段難得的平靜期。不管是烏斯藏人、突厥人還是大食人,全部退到了幾十里以外。趁著這個難得的機會,大唐/軍隊以及西域的雇傭兵全部出動,忙忙碌碌,傾盡全力加固工事。

    那些被巨獸破壞的地形一一處理,兩道鋼鐵防線迅速修補完整,并且根據地形,進行一定的改變,不再是那種簡單的直線。而與此同時,張壽之和其他的工匠,也全力升級著怛羅斯之城的防御工事,進一步升級和完善,同時修繕在戰爭中受到破壞的大唐車弩以及其他的武器裝備。

    一切按部就班,每天都有進展。

    怛羅斯的表面一片平靜,但是戰爭的暗流卻永遠洶涌。

    就在怛羅斯西側,相距六七十里外的地方,一片蔥蔥郁郁的森林橫亙在大地上,一顆顆參天的大樹直指蒼穹,每一顆都有雙人合抱粗。在土地越來越貧瘠,降水量也越來越少的蔥嶺以西,能夠擁有如此多茂盛的古木,恐怕也就只有這里了。

    黑森林!

    整個西行的絲綢之路上,所有過往的商人幾乎沒有不知道這里的。此時此刻,艾布穆斯/林和齊亞德率領著十萬不到的大食軍隊就駐扎在這里。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幸运飞艇彩票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