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人皇紀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入水不沉,白蹄烏!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vrrusd.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一百八十一章

    “唉,盧廷,你壞我好事!”

    等蘇正臣一走,夜色中,王沖終于忍不住跺腳嘆息。他好不容易守住這個秘密,好幾個月的時間都沒說。

    就連申海、孟隆他們,雖然見過蘇正臣,也不知道自己天天下棋的這個老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結果,盧廷一來,一切毀于一旦。

    “好事?什么好事?王沖,你先告訴我,你怎么會認識蘇公蘇正臣!而且居然還會和他在下棋。”

    盧廷從地上爬起來,一把抓住王沖,神情比王沖還要激動。

    大**神蘇公蘇正臣,盧廷幾乎是聽著他的傳說長大的,盧廷的家中甚至還有他的畫像。

    很多人都說,蘇公已經仙去了。然而盧廷萬萬沒有想到,居然會在這里看到蘇正臣。

    大唐的軍神蘇公蘇正臣居然還活著,而且還如此健碩,強大,這是盧廷沒有想到的。

    這簡直是個神跡!

    雖然整個過程中,蘇正臣甚至連正眼看都沒看他一眼,但是盧廷卻毫不在意,反而覺得理所當然。

    這才是那個蘇公,這才是那個睥睨世間,傲骨錚錚的大**神。如果蘇公對自己噓寒問暖,低聲和藹的說話,盧廷反倒要懷疑他是不是那個蘇公了。

    但這樣的蘇公,恰恰就是自己所知的那個人。

    盧廷激動的不能自己。

    王沖心中嘆息,盧廷的樣子一看就是蘇正臣的擁躉。自己的計劃被他破壞,還沒法說理去。

    “所以,你其實好幾個月前就已經到這里了!”

    兩個人冷靜下來,盧廷從王沖口中知道大致的情形后道。

    “嗯。如果不是你的話,說不定還能有好幾個月。”

    王沖道。盧廷的出現實在是讓他始料不及。

    “對不起,我也不知道你跑這里來,見的是蘇公。”

    盧廷一臉歉然道。

    大**神蘇公蘇正臣閉門謝客幾十年,生人勿近,從不接見什么人,這早已是眾所周知的事情。

    想當年,蘇公仙逝的傳聞還沒有喧囂云上的時候,連那些皇子、皇孫拜見,都無緣進入蘇府,更別說是其他人了。

    王沖能得蘇公蘇正臣青睞,每日在這里與他下棋,說出去恐怕驚倒一片人。傻子都知道,這是一個天大的機緣。

    不過看起來,自己的無意到來,顯然破壞了這份機緣,幫了倒忙。

    盧廷也是滿心的愧疚。

    “誒,算了,不說這個了。告訴我,你是怎么知道我在這里的?”

    王沖問道。

    盧廷也不隱瞞,就把事情的前前后后,敘說了一遍。原來王沖出獄,這是第一天,宋王心里想著王沖在天牢里關了很久,肯定很思念家人,所以就準備先讓王沖和家人會面團聚,然后再去拜訪。

    加上宋王剛剛官復原職,還要想辦法處理齊王在兵部和刑部給自己處理的后患,所以王沖出獄的時候,宋王也就沒有過去。

    后來感覺差不多,就去王家拜訪王沖。沒想到居然說王沖不在,而且連王家人都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宋王倒也沒有在意,以為天黑王沖應該也就回來了。然而沒想到,夜色已深,星辰初上王沖居然都還沒有回。這才叫了盧廷去找找。

    王沖聽完也知道怪不得盧廷。他關了三個監禁,今天和蘇正臣相遇,興致所至,也就是多下了一會兒而已,沒想到卻因此招來了盧廷。

    說起來,這事也怪不得他。或許就像蘇正臣說的,這是天意。兩人緣分已盡,下了幾個月的棋,注定要在今日結束。

    “盧廷,你是怎么知道我在鬼槐區?”

    王沖突然皺著眉頭道。

    “呵呵,這個還不容易?我找了京城里的混混,幾百上千人替我一起找,哪里還有找不到的。”

    盧廷笑道,但是說到后面,立即意識到了什么,瞬間變了臉色。

    “你現在終于反應過來了。蘇公之所以這么多年低調,就是不想讓人知道他。你這次找了這么多混混,只怕明天蘇公還活著的消息就會喧囂塵上,前往蘇府的人不知道多少。”

    王沖淡淡道。

    盧廷看了一眼周圍叫過來的那些影影綽綽的人影,頓時面色如土。蘇公的年紀比他癡長的多,對于蘇公他是充滿尊敬的。

    不止是他,就算是他父親,以及那一輩,只要經歷過,知道蘇公的事跡,蘇公在他們心中都擁有非一般的份量。那是太宗時代的勛臣,是整個中土大唐神靈一般的存在。

    他們發自內心的尊敬、維護還來不及,又哪里會愿意叨擾他,打擾他的平靜。

    “你等一等!”

    夜色中,盧廷臉色凝重,突然轉過身去,朝夜色中那些混混走去。王沖已經知道他想做什么了,沒有阻止。

    一個注定無法阻止的結果,是怎么也改變不了了。

    果然,一會兒后,盧廷臉色灰敗的過來,和王沖一起登上馬車。兩個默契的誰也沒有提及蘇正臣的事。

    “哈哈哈,王沖,歡迎你回來!”

    王沖是在王家見到的宋王的,他在這里似乎坐了有一會兒了。看到王沖,張開雙臂,熱情的給了王沖一個大大的擁抱。

    宋王對于王沖的贊賞和青睞是發自內心的。感受到宋王的熱情,王沖的心情也好受了許多。

    “殿下,恭喜官復原職,重登朝堂!”

    王沖笑道,拱著手。

    位置坐到宋王這種級別,已經升無可升了。親王就是最大的頭銜,再往上就得造反了。

    所以官恢原職,還真是最好的賞賜,堪比普通人的封侯拜相了。

    “哈哈哈,如果不是你,我哪里還有機會重登朝堂?更別說是現在重新入主刑部和兵部了。”

    宋王看著王沖,眼中異色連連,毫不掩飾自己的贊賞和青睞。要不是王沖及時點醒他,發現太真妃事件里的蹊蹺,他恐怕連帶滿朝的文武大臣,都要受到貶斥、流放。

    王沖雖然只有十五歲,但卻是自己這次能官恢原位,逃過一劫的真正功臣。對于真正的功臣,王沖毫不吝嗇獎勵。

    “王沖,你幫了本王這么大的忙。說,你想要什么獎勵?無論是什么獎勵,我都會答應你的。”

    宋王大度道,顯然非常開心。

    “王沖沒有什么想要的,多謝殿下。”

    王沖搖頭道。挾功邀賞,不是他的風格。

    “哈哈哈,你不要,本王卻偏要賞你。來人,幫我把那匹‘白蹄烏’給我牽過來?”

    宋王突然朝著外面叫道。

    “白蹄烏?”

    王沖腦子里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聽到外面的院子里,馬廄的方向,隱隱傳來一聲希聿聿的馬叫聲,聲音清稚,帶著點點金鐵之音,和一般馬絕然不同。

    “馬駒!”

    王沖心中又驚又喜。突然明白宋王要送自己的是什么了。那應該是一匹馬駒。而馬駒長大了就是戰馬。

    在戰場上,一頭上好戰馬的作用不會比一柄烏茲鋼劍遜色。

    “希聿聿!”

    也就是一會兒的時間,院子外面,煙塵滾滾,在滾滾的煙塵中,一匹顏色青黛,皮毛光滑油亮,看起來神俊無匹的小馬駒,鬃毛飛揚,立即奔馳而來。

    而奔跑之中,它的四條蹄子顯得猶為扎眼,居然是白色的。這讓它看起來,就好像飄在空氣中一樣,有種說不出的靈動。

    王沖幾乎是立刻就喜歡上了這匹小馬。

    小馬駒在院子里停了下來,一名頭上戴著頭套,全身烏黑,只留出兩只眼睛的馬夫在旁邊牽著它。

    “這匹是宮內的御馬,擁有大雪山神廟的大雪駒和中原白蹄烏的血統,皇室里的那些高手一直在細心培養。數量稀少,花了很大的心力,產能培養出一匹。”

    “這些御馬和其他馬匹不同,生具靈性。如果誰給它喂食,達到一個月,它就會認誰做主人,忠心耿耿,而且永遠不會改變。所以宮中的馬夫在給它喂食的時候,一定要全身套套,包裹的嚴絲合縫,絕不能讓它看到一點。”

    宋王在一旁解釋道:

    “白蹄烏長大之后,力大無匹,奔行起來,風雷掣電。不過,這一匹還不是普通的白蹄烏,來人!”

    宋人對外面一招手。

    很快,就有兩名宋王府的護衛抬著一個巨大的鐵盆過來。鐵盆里放滿了水,足有一尺多深。

    這些東西顯然是早就準備好的。

    一旁的馬夫,將這匹馬駒驅入巨大的水盆之中,下一刻,就在王沖震驚的目光,這匹馬駒居然入水不沉,而是如同鵝毛一樣,浮在水面上。

    一圈圈的水波漣漪從它的腳下自動擴散開來,將這匹馬駒襯托的越發的神駿。

    “怎么可能!”

    王沖整個人都驚呆了,

    同樣驚呆的,還有四面八方的王家人。這匹的馬駒的重量絕對不低,但是踏在水面上,居然輕若無物一般,根本不會沉到水底。

    這簡直不可思議。

    “這就是宮中御養的白蹄烏,遇水踏水,踏河過河。宮中的那些高手對它們進行了大量的混血和改良,以后你或許還會發現更多的東西。怎么樣,這個禮物你喜歡嗎?”

    宋王衣袖輕抖,頗有些得意道。

    “喜歡,喜歡!”

    王沖忙不迭的點頭。開什么玩笑。這種極品的馬,他會拒絕才怪了!這么好的馬整個天下也不會太多。

    上輩子等到他做上天下兵馬大元帥,這些神駿早就死的死,傷的傷,或者早就在之前連年的戰爭中消耗,死的干干凈凈。

    所以盡管貴為天下兵馬大元帥,王沖和這些頂級的靈馬也是有緣無份。

    這輩子,這還是第還是王沖第一次得到一頭絕品的靈馬駒,簡直把王沖高興壞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幸运飞艇彩票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