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人皇紀 > 第十三章 姚廣異的懷疑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vrrusd.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不爭氣的東西!”

    看到姚風的神情,姚廣異忍不住罵了一句。這孩子雖然天賦驚人,但是計謀、心思方面,還遠遠沒有得到姚家的真傳。

    別說自己上頭老頭子的真傳了,恐怕連自己的一成都不到。這也是他遲遲沒有將家族的大權交手給他的原因。

    “你沒聽說過一句話就叫欲蓋彌彰?”

    “啊!”

    姚風跪在地上,似乎想到了什么,身軀一顫,露出恍然的神色。

    姚廣異這才滿意的點點頭。

    “王嚴那邊,雖然被很多人看到,我和他針鋒相對,撕破臉皮。但我們也可以說成是故意這樣做的。宋王那邊,被我們拉攏過來這么多的屬下,現在早就是草木皆兵,疑神疑鬼。只要我們繼續執行原來的計策,煽動、擴大他心中的懷疑,到時侯再在邊陲給他以致命一擊,到時候他依然會深信不疑。”

    “背叛還好,見風使舵本來就是人的本性。但是像宋王這樣的人,如果發現自己故意愚弄、欺騙,你知道那會是什么樣的情景嗎?”

    姚廣異陰氣森森,說到最后,即便姚風也感到不寒而栗。

    “攻城為下,攻心為上”,在這種計謀、人性上,自己和父親還差得太遠了。在這一方面,姚風也只有跪在地上聆聽的份。

    “王嚴性格耿直,過于死板,這次宋王召見,只要他一句應對不好,或者一句話說錯,或許都用不著我親自出馬,這件事情就可以塵埃落定。”

    姚廣異目光深邃,似乎穿透了姚府,望到了更遠的地方。不過很快,他就回過神來,把姚風從地上攙扶起來:

    “起來吧,這件事情你就不必擔心!——為父另外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交給你去做。”

    “什么?”

    姚風大為訝然,還有什么事會比宋王和齊王,以及父親正在計劃的這件事情更重要?

    “王家那對兄妹,老是讓我覺得有些不安。今天的事情,如果是偶然的也就罷了。也算不了什么太大的事。怕就怕這一切根本不是偶然的。”

    姚廣異的眉頭深深的皺著,似乎為此糾結了很久。

    “他們?”

    姚風失聲道,他萬萬沒想到,父親所謂更重要的事情居然是這個:

    “他們兩兄妹才不過十幾歲,難道父親以為他們還能識破你的計劃?”

    姚風感到感以置信,他怎么也沒想到以父親智慧、手段,居然會擔心兩個還不到十五歲的小孩。

    “他們十幾歲,不也一樣打暈在廣鶴樓嗎?”

    姚廣異臉色陰沉道。

    “可是,這根本不同!”

    一碼事歸一碼事,姚風承認王家那個小女孩實力確實強的可怕,但是要說這幾個半大的小孩有這么厲害,在智慧能和自己父親姚廣異相抗衡,看破連他們父親王嚴都沒看破的局,姚風是無論如何都不相信的。

    “沒什么不同,你照做就是了!”

    姚廣異冷冷道。

    “好吧!”

    姚風本來想要拒絕,但沉吟片刻,突然又答應下來。

    王家的老大、老二也就罷了,他的實力不如他們,吃了虧也就算了。但是現在,連這老三、老四兩個小孩子也騎到了他的脖子上。

    廣鶴樓,當著那么多人的面,丟的人太多了。這件事不會就這么算了。即便沒有父親的命令,這兩兄妹他也是要想辦法對付的。

    “這件事情,希望我是多想了!”

    聽到姚風改變,姚廣異的臉色好看了不少。雖然廣鶴樓的事情功敗垂成,但還有一個邊陲可供他大做文章,發揮余力。

    那兩兄妹即便聰明透頂,廣鶴樓的事情是他們故意去破壞的。姚廣異也不相信,他們會在不久之后的邊陲妨礙到他們。

    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無論如何,在出了廣鶴樓的事情之后,他都要小心一點:

    “你給我記住,不管怎么樣,你都給我好好的盯住他們,如果有什么消息,立即通知我。”

    “是!”

    姚風點頭道。

    ……

    通往宋王府的巨大馬車里,王嚴正襟危坐,不動如山,然而心中卻是一片繁亂。

    他腦海中思來想去的,都是王沖在廣鶴樓上說的那兩件事情。

    對于王沖說的這兩件事情,王嚴本來是一件都不相信的。但是事實擺在面前,由不得他不信。

    他才剛剛見過宋王不久,宋王就真的又派使者來了。而且時間恰巧就是在他走出廣鶴樓的剎那。

    ——這一切完全被王沖說中了!

    王嚴不明白王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但這并不是關鍵,王嚴在意的還是另一件事情。

    “不知道宋王找我,是不是真的是關于姚廣異的事情?”

    王嚴心中暗暗道。

    他生平行事堂堂正正,不論做什么事情,都問心無愧,無一不可對人言。和姚廣異的會面,只是一場普普通能的宴飲,酒席上也沒有談什么重要的事情。

    宋王府和王家幾代的情誼,王嚴并不認為宋王會真的為了這種事情來找自己。

    “不管怎么樣,是真是假,一會兒就知道了。”

    王嚴深吸了一口氣,撩開車簾,走了下去。

    不遠處,一座巨大的宮殿,輝煌壯麗,大門匾上“宋王府”三個金色大字耀眼奪目。

    王嚴跟在一絲不茍的老總管后面,穿過一條條花園、走廊,進入了宋王府的殿內。

    宋王府的正殿一片空曠,王嚴走進去的時候,寂靜的大殿里,一條碩大的人影踞坐上方,岳峙淵臨,散發出一股天生的尊貴、優雅的氣息,正是大唐帝國舉足輕重的宋王殿下。

    “微臣王嚴,參見宋王殿下!”

    王嚴走上前去,單膝行禮,洪亮的聲音,在整個大殿回響。

    大殿里空蕩蕩的,除了宋王之外,其他另無一個人。

    宋王把自己裹身在大殿上方的黑暗里,一動不動,誰也不知道他在這里待了多久。

    久久的,王嚴都聽不到宋王的回應。抬起頭,下意識的看了一眼,不知道為什么,王嚴感覺今天的宋王似乎和平常不太一樣。

    “哦,王嚴啊,你來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宋王恍然驚醒,似乎這才意識到王嚴的存在。

    王嚴微不可察的皺了皺眉頭,今天的宋王看起來似乎滿腹心事。

    “是!殿下,您找我?”

    王嚴開口道。

    大殿上一陣漫長的沉默。宋王不說話,王嚴便也默默的等待。說實話,他到現在都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樣重要的事情,需要宋王為什么會派老總管來召見自己。

    而且是這么急!

    “聽說……姚廣異邀你在廣鶴樓宴飯?”

    宋王遲疑了很久,才開口道。這句話似乎費盡了他很大的力量,聲音異常的沉重。

    “轟!”

    一石激起千層浪,聽到宋王的話,王嚴心中驟然之間,禁不住泛起萬道波瀾。

    姚廣異!

    王沖說的時候王嚴還不相信,然而王嚴沒有想到,宋王派老總管找他,居然真的是因為姚廣異!

    他和姚廣異之間只是一場普普通通的宴飲,根本沒有什么。而且還有王家和姚府幾代的情誼在,王嚴絕不相信宋王會因為這種事情懷疑自己。

    但是事實擺在面前,被王沖說中了,宋王真的因此對自己產生了疑心。

    王嚴心中沉重無比。

    “是!”

    王嚴開口道,沒有絲毫的遲疑。這件事情他問心無愧,自問沒有什么可隱瞞的。

    “那,姚廣異找你,都聊了些什么?”

    宋王遲疑著,繼續問道,聲音中似乎有些異樣的味道。

    聽到宋王的話,王嚴心中波動的更加劇烈了。

    第二件事!

    這已經是王沖說中的第二件事情了!王嚴心中復雜,有種說不出的感覺。三子王沖在他心中一直是個頑劣的逆子形象,廣鶴樓的一翻言語,對于王嚴來說,完全是無稽之談。

    然而現在,王嚴已經不敢再這么想了。

    “姚廣異想要招覽我,但已經被我拒絕了!”

    王嚴開口道。

    放在今天之前,王嚴絕不會這么說,但是當意識到宋王已經因為姚廣異對自己產生懷疑之后,王嚴已經不敢再那么想了。

    “吁!”

    大殿里一陣長長的吐氣聲,原本緊崩的氣氛,隨著王嚴這句話突然之間松馳了不少。就像一張拉到大滿的強弓,突然松馳弓弦一樣。

    “原來如此。”

    王嚴聽見宋王的聲音在大殿上方說道,聲音輕松不了,就好像卸下了千斤重擔一樣。

    “其實,這件事情我之前已經通知過殿下了。”

    王嚴心中一動,突然開口道。

    “哦?”

    大殿上,宋王健碩的身影猛然坐直了,第一次露出意外的神色:“你之前通知過我?”

    “并非當面秉報,而是一封書信。按道理,這封書信應該昨天就已經送到了宋王府,難道殿下沒有看過?”

    王嚴比宋王更意外道。那天吃飯的時候,王沖提到希望自己提前通知宋王,王嚴雖然覺得沒有必要,但還是寫了一封書信。

    但是沒想到,看起來宋王居然完全沒有收到。

    “鄭總管,你出去查一查。”

    宋王皺起了眉頭,第一次感到了蹊蹺。

    氣息磅礴,看起來深不可測的老總管匆匆離去。只是一會兒,便重新返回,快步走到宋王身邊,低語幾句。

    王嚴雖然聽不到他們在說什么,但卻看到宋王的臉色明顯變得柔和、好看了許多。王嚴心中也不由暗暗慶幸,自己總算當時聽進了王沖的話,給宋王寫了一封信。

    否則的話,恐怕百口難言。

    “確實有這件回事。只是最近事多,忘了去看。這倒是我疏忽了。”

    宋王微微笑道:

    “呵呵,不提這個了。將軍難得回京,想著我們好久才難得一聚,所以我才特地叫老總管過去接你。怎么樣,軍營里面還好吧?”

    宋王話聲一轉問起了軍營里的事情,一邊說著,一邊從座位上站起,走了下來,卻是一個面色紅潤,充滿皇族氣派的中年人。

    他的面容親切,充滿了親和力,一切就好像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托殿下的福,一切無恙!”

    王嚴是個典型的軍人,聽到宋王問起邊陲的事情,自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大殿里的氣氛頓時親密了許多。

    宋王府和王家幾代情誼,說到盡興處,兩人都不住大笑了起來。

    足足待了兩個時辰,王嚴才從宋王府離開。

    今天三章已更,大家看完記得收藏啊!^-^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幸运飞艇彩票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