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人皇紀 > 第六百三十八章 震撼邊陲!(二)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vrrusd.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六百三十八章邊荒震蕩

    節度使事件,王沖表奏滿漢之別,其心可誅,廢掉了一件對大唐的胡人來說大好的事情,夫蒙靈察身為胡人出身的大都護,對于這件事情一直耿耿于懷。

    所以當初憤怒之下,才會表奏要誅殺王沖。

    只是夫蒙靈察怎么也沒想到,居然會傳來這種消息。那個在夫蒙靈察眼中不學無術的小子,居然在西南擊敗大欽若贊和閣羅鳳的聯軍,斬殺四十余萬,立下了天大功勞。

    這樣下去,那小子還不得沒法治了?

    大唐朝廷之中有這么一個人物,對于邊陲的胡人武將來說極其不利!

    夫蒙靈察知道這件事情,哪里能開心起來。

    “派探子!去西南!我一定要知道,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相信,一個乳臭未干的小子能有這種本事!!”

    夫蒙靈察的聲音響徹整個都護府上空。

    ……

    遙遠的安西四鎮,還有極北的北庭都護府,高仙芝、安思順……,這一天注定對于大唐定鼎山河的邊陲統帥們來說,是個難忘的一天。

    當東、西突厥汗國,西域諸國,條支、大食、高句麗、契丹、奚等邊陲列強虎視眈眈,增兵大唐周邊的時候,最大的契機和轉變居然是來自于大唐被視為最為兇險,最為危急,同時也是最有可能淪陷的大唐西南。

    “常清,看起來,我們小瞧了那個從天牢出來的王家小子了!”

    安南都護府的府邸之中,一名面相威嚴、儀容俊美,氣息如山如海的美髥男子,左右端著一個精致的茶杯,坐在一張紫檀的太師椅上,將手中的記載著消息的信紙緩緩的放下。

    “十八萬對陣五十六萬,能夠斬殺四十余萬!把閣羅鳳和大欽若贊擊潰成這種樣子,我實在想不出來,一個十七歲的少年怎么會怎么厲害?”

    高仙芝的對面,一名身材矮小,面目奇丑,甚至還有些駝背的黑臉漢子毫無風度的癱坐在地上,一只手托著下頷,默默思考道。

    雖然面目奇丑,令人看一眼神憎鬼厭,但是駝背黑臉漢子男子的眼睛卻是異常的明亮、清澈,充滿了睿智的感覺。

    能在帝國大將,主掌安西四鎮,力拒大食、條支的西域主將高仙芝面前如此放浪形骸的,放眼安西,也就只有一個封常清了。

    “節度使事件”一封表奏“漢人提拔,胡人提拔胡人”的折子惹得高仙芝大動肝火,只是哪怕是名鎮西陲的高仙芝也不會料到,一個十萬火急,牽動的西南要地,到了最后,居然是他眼中那個嘩眾取寵,不學無術的漢家小子解決的。

    而且,大敗大欽若贊和閣羅鳳,斬殺四十余萬,這樣顯赫的戰績,哪怕高仙芝這個安西主將,都無法無視!

    再聯想起之前的“節度使事件”,在高仙芝眼中的性質就完全不一樣了。

    “不管他是怎么做到,這件事情是確鑿無疑!看起來,大唐又要多上一位帝國大將了!”

    高仙芝道。

    最后一句話,說得封常清都是渾身劇震,張著嘴巴,震驚的看著自家主帥。

    他只知道西南的大捷非同小可,也知道朝廷必然要對王沖進行封賞,但卻沒有想到,高仙芝居然會將他拔高到“帝國大將”的級別。

    那孩子才多大啊!

    從大唐開國到當朝圣皇,還沒有十七歲封大將的先例!就連高仙芝都是在三十多歲之后封的大將!

    ——高仙芝對他的評價居然如此之高。要知道,節度使事件兩人可是有著過節啊!

    封常清呆坐著地上,頓時說不了話來了。

    ……

    而北庭都護府,名義上的副都護,實際上大都護安思順,在得到消息之后,迅速派出了無數探子,遠程跋涉,派往西南。

    西南大捷,在各個邊陲之中,恰恰對北庭影響是最大的。

    因為整個邊陲事件中,北庭都護府同時面對東、西突厥的夾擊,兩個突厥汗國的兵力加起來至少都是五六十萬以上的兵力,北庭都護府面臨的壓力可想而知。

    每一日,北庭都護府的所有將士都是處于備戰狀態,隨時準備投入到激戰之中。

    但是西南大捷的消息傳來,草原上東西突厥汗國的騎兵居然在一夕之間潮水般褪得干干凈凈,一連追出近千里都看不到。

    “不可思議!怎么可能有人同時擊敗得了大欽若贊和閣羅鳳?這是章仇兼瓊十幾年都不曾做到的!”

    佑大的大殿中,大門緊閉,安思順握著手中的消息,久久不語。

    在很長的一段時間,他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這個消息太意外,也太突然了。

    ……

    “那個小子居然打敗了閣羅鳳和大欽若贊!!!”

    大唐東北,幽洲地界,安東都護府的地界內,信鴿飛下,看到手中的消息,張守珪猛的睜大了眼睛,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做為帝國的大將,老將,同時也是安東都護府的大都護,張守珪一生曾經立下過許許多多的汗馬功勞。

    整個大唐能夠力壓他一頭的,也就只有一個大唐戰神,現在的太子少保王忠嗣了。

    但是就算是在王忠嗣面前,張守珪也是平輩相待,用不著太過客氣。

    ——他一生立下的功勞,也就比王忠嗣差上一點點而已。

    幽洲之地,毗鄰這么多的勢力奚、契丹、*厥汗國,還有深藏不露,但卻積極蓄后的高句麗帝國,整個大唐,想要鎮住這塊地方,除了他,其他人還真不夠格。

    不管哥舒翰、高仙芝,還是安思順,他們要鎮寶自己的地盤沒有問題,但是安東之地還真不是他們可以鎮壓得住的。

    這一點,張守珪確認無疑。

    這也是他自認大唐第二號人物的原因。

    但是西南的大捷著著實實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

    西南之戰,拯救整場戰爭的,不是王嚴,不是鮮于仲通,也不是毗鄰西南,最有可能馳援的哥舒翰和北斗大軍,更加不是朝廷的援軍,而是王家一個不起眼的十七歲孫子……

    說實話,張守珪到現在還感覺到不可思議,有種非常不真實的感覺。

    在他有生之年里,有大唐的地界里,怎么可能會有這種事情?

    烏斯藏和蒙舍詔那五十多萬大軍是紙扎的嗎?

    還有閣羅鳳和大欽若贊……,這兩個人到底是怎么輸給一個孩子的?

    即便以張守珪的智慧和經驗,也完全猜想不出來,領著五十余萬大軍的閣羅鳳和大欽若贊,到底是怎么敗給一個孩子的?

    是他們兩個太過無能,還是那個孩子太過驚世駭俗?

    這里面到底有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

    “來人!給我打探清楚西南之戰的所有消息!!”

    想到這里,張守珪猛然站起身來,下一刻,數以百計的幽洲精騎從安東都護府駛去,向著南方呼嘯而去。

    ……

    烏斯藏、高句麗帝國、東、西突厥汗國、大食、條支……,當西南大捷的消息傳出,整個大唐的周邊都是一陣地動天搖。

    所有的異邦列強都如潮水般向大唐邊疆退去。

    對于整個天下來說,這注定是個地動天搖,震撼天下的日子。

    ……

    不管是朝廷和大唐周邊的事情,此時此刻的西南邊境,在大戰過后卻是異常平靜。

    大營里,每一天都有人在討論要不要趁勢反擊,攻入蒙舍詔,或者是烏斯藏。至于王沖,所有的問題都被他拋到了一邊。

    西南之戰已經結束,他的使命已經暫時完成。

    對于王沖來說,自這一戰之后,他的統帥權已經結束。現在的西南,真正的統帥是鮮于仲通和王嚴,更準確的說,是只有鮮于仲通一人。

    為將者,臨危受命可以,但是戰后還不交出去,就屬于越俎代皰了,那并不是什么明智之舉。

    畢竟,他始終并無功名在身。

    而西南,終究還是要落到鮮于仲通這位大都護手中管理的。

    “恭喜宿主,完成帝國的挽歌,命運的試煉任務,擊殺蒙烏聯軍四十二萬,成功改變帝國西南的命運!”

    此時此刻,山巒的頂端,王沖盤膝坐在地上,腦海中響起命運之石的聲音。嗡,光芒一閃,王沖的面前頓時浮現出無數的幻想。

    蹄噠噠,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傳入耳中,整場西南之戰,從王沖帶領大軍離開京師,一直到蒙烏聯軍潰敗,整場西南戰爭終結,整場戰役浮光掠影一般從王沖面前迅速閃過。

    “恭喜宿主獲得新的稱號‘命運的掌控者’,大幅強化宿主的生存能力,以及強化宿主對抗世界的束縛,主宰命運的能力。”

    嗡,命運之石的聲音一落,山頂上頓時狂風大作,冥冥中風云變幻,無數只有王沖看得見的陰影從眼前涌過。

    轟!

    同一時間能量有如潮涌,在一股無形力量的支配下,從時空的深處蜂擁而出,轟入王沖的四肢百骸之中。

    這些能量冰冷而又炙熱,同時蘊含著一股毀滅性的力量。

    啊,王沖低低的痛苦得嘶吼了一聲,短短時間內一股強烈的刺痛傳遍他的全身。而王沖的身體強度在瞬息間,迅速提高一大截。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幸运飞艇彩票是正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