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人皇紀 > 第五百五十三章 最后的布局!營帳之爭!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vrrusd.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五百五十四章

    “公子!”

    “公子!”

    ……

    山腳下等待的遠不止張壽之一個,還有張壽之的弟子、學徒,參與獅子城建設的工匠,督工,還有運送材料的商販、士兵。等王沖和張壽之見過之后,這些人一個個紛紛上來見禮。

    王沖也一個個和他們打招呼。

    “大家辛苦了!”

    “不辛苦了。哪里有公子苦勞!”

    “是啊!大家都說,公子遠在京師,但卻早就預見到了這場戰爭。所以才特地派我們過來的,能夠為大唐出力,為我們中土出力,我們都覺得很榮幸!”

    “是啊,公子!有什么需要我們的,你就盡管差譴!”

    ……

    這還是眾人第一次見到王沖,一個個七嘴八舌,顯得非常興奮。

    在獅子城,王沖幾乎就是一個傳說。而且隨著戰爭的進行,一個個不停的印證著王沖當初的預見,這種傳言和傳說就越發的盛行和劇烈。和其他人一樣,對于主導了這一切,修造了獅子城,并且主導了這場戰爭關鍵的王沖,眾工匠也是相當好奇。

    當聽說王沖也來到了西南,當時在眾工匠中其實是引起了轟動的。

    ——遠在京師坐居幕后,遙控一切,和親身來到帝國西南,其效果和影響是完全不同的。

    “嗯!”

    王沖重重的點了點頭,看著一雙雙熱切的目光,心中欣慰無比。

    “準備好了嗎?”

    和眾人寒暄過后,王沖扭過頭來,看著張壽之道。

    ”嗯,許姑娘都和我說了。”

    聽到說起正事,張壽之點點頭,神色也變得認真起來:

    所有的東西都已經提前送到了,只不過這些東西我也不太明白,恐怕還需要公子指點才行。

    說到后來,張壽之的神情變得微妙起來。他是土木工程方面的大宗師,不過王沖托許椅琴送過來的那些東西,張壽之還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若不是親眼見到,張壽之實在很難相信王沖在土木工程上居然也有這么高的造詣。

    “呵呵,這些自然沒有問題!”

    看張壽之的眼神,王子當然知道他在想什么,不過這些東西也沒有解釋的必要。

    總算及時送到了!

    內心深處,就連張壽之都沒有注意到,王沖深深的松了一口氣。許椅琴的東西送到了,王沖最重要,也是最關鍵的步驟終于完成了一半。

    “東西在哪里?帶我去看一下!”

    王沖開口道。

    ………

    山峰的頂端,一口口巨大的鐵箱子,密密麻麻,整齊地排列在一起。這些鐵箱子全部都放在山上隱蔽的地方,加上箱子都是黑色的,如果不是走到近處,從遠處看都看不出來。

    王沖走近了,在箱子上看到了一個個京城鑄劍世家,劍樓,劍鋪的標記。

    而在所有的箱子上面,最醒目的卻是京城王家的標記。

    的確是京城送過來的!

    看著這些箱子上這些自家熟悉的印記,王沖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這些還只是許姑娘送過來的一小部分,還有更多的在山峰的背影。”

    張壽之在一旁道。

    啪!

    王沖點了點頭,沒有多說,抽出隨身的長劍,插入箱子的縫隙,啪的一聲就撬開了箱子。

    “這是什么?”

    就在這個時候,后方老鷹,徐世平,許安存等人也趕了過來。看著箱子里各種奇形怪狀的東西,除了老鷹已經有所了解以外,其他人紛紛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就連王沖的父親王嚴以及后方趕來的鮮于仲通都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這次和火樹歸藏的戰爭結束之后,王沖幾乎是一路披星戴月,風急火燎的督促眾人,千米行軍趕往這里。

    但是為什么選擇這里,卻沒有一個人知道。但是不管王總為什么這么做,至少有一點是可以確認的,那就是絕對和這些山上的大箱子脫不開關系。

    “這些…就是我們活下來的救命稻草!”

    王沖聲音一路,突然把手探入鐵箱子,抓起一塊鋼鐵,轟的一聲拋了起來。

    那鋼鐵模塊飛上高空,翻轉幾周,重重地插在地上,一動不動。

    ………

    …………

    當暴雨散云,天空漸清,沒有人可以形容這一剎那,烏斯藏眾軍心中的感受。

    “終于過去了!”

    龍欽巴望著漸漸散開的天空,心里發出一聲長長的*。只是最尋常的氣象變化,看在龍欽巴的眼中就好像熬了一萬年那么長。

    “現在沒有了暴雨相助,我看你們還往那里逃!”

    天空的烏云還沒有散去,只是變薄了很多,距離天晴,或者說是好天氣還差的很遠,但是對于龍欽巴以及烏斯藏的眾人來說,這已經足夠了。

    只要沒有暴雨的遮掩,唐人的埋伏、剌殺根本一點用都沒有。還想像昨夜那樣埋伏,剌殺,偷襲他們,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龍欽巴從天空收回眼光,目之所及,周圍所有的烏斯藏將領幾乎都露出了相同的表情。

    “嘿嘿,等我率領大軍追上你們,我要將你們一個個撕成粉碎!以泄我心頭之恨!”

    龍欽巴目光陰沉,眉宇之間透露重重的殺機。

    昨天晚上的戰斗,龍欽巴被王嚴、鮮于仲通兩員大唐西南的最高統帥偷襲,若非大將軍馳援及時,只怕就要死在那里。

    龍欽巴了身大雪山神廟,一向自視極高。這樣的恥辱怎么可能忍受得了。

    “轟隆!”

    就在龍欽巴出神的時候,突然之間大地震動,一股磅礴的精氣有如龍卷一般沖天而起,一個暴怒的聲音猶如雷霆一般在整個大軍營地上空響起:

    “混帳東西!你簡直該死!——”

    呼,空氣猶有潮汐一般的瘋狂涌動,那聲音中蘊含的偉力,將周圍數百丈內的氣流攪得一片紊亂。聽到大將軍火樹歸藏暴露的聲音,就連龍欽巴都忍不住神色一窒,露出一絲畏懼的神色。

    “還好,昨天追擊王嚴他們的并不是我!”

    龍欽巴心中慶幸不已。

    這個時候突然他突然慶幸自己昨晚是跟著大將軍,而不是像劍齒獸角斯羅一樣,和蒙舍詔太子鳳伽異一起追擊在王嚴的身后了。

    “角斯羅這個混蛋,一場戰斗居然損失了近五萬大軍,就連我都不敢犯下這么嚴重的過錯。以大將軍的脾氣,非得扒掉他一層皮不可,虧他今天早上還敢回來!”

    龍欽巴心中暗暗道。

    轟隆,就像是回應著龍欽巴的聲音,遠處的軍營帥營突然轟的一聲破碎,一道粗壯的身影在營帳上破出一個大洞,在周圍一陣陣的驚呼聲中,足足飛起近百丈之高,啪的一聲重重的落在地上。

    那聲音聽得眾人心中陣陣發酸,甚至近一點的還能感覺到那人墜下時,撞擊地面引發的劇烈顫抖。但是不到片刻的時間,角斯羅就雙手雙腳并用,有如八腳蜘蛛一般不管不顧,再次沖進了營帳。

    ——就好像剛剛摔的不是他的一樣。

    “將軍,大相,屬下這次實在是遇到了厲害的對手啊……”

    角斯羅的哀求聲隔了很遠都能聽得到。

    龍欽巴心中顫抖了一下,裝作沒有聽到一樣,很快的走開了。

    和大唐安南都護軍的決戰即將展開了,相比角斯羅的遭遇,他現在更在意的是怎么消滅*,一雪前恥。

    ……

    當龍欽巴定下心來,邁開步子離開的時候,遠處佑大的營帳之中,一切才剛剛開始。

    這處巨大的營帳之中,此刻站滿了人,除了火樹歸藏、大欽若贊兩位烏斯藏帝國阿里王系的領袖人物,其他蒙舍詔帝國的國主閣羅鳳,大將軍段葛全也全部坐在大帳里面。

    角斯羅帶著大敗的消息歸來,別說是火樹歸藏和大欽若贊這兩個烏斯藏的領袖人物,就連閣羅鳳和段葛全都震驚了。

    騎兵的戰斗力本來就超過步卒,而烏斯藏人的騎兵縱橫天下,更是罕有敵手。可以說,這一次的戰爭雖然蒙舍詔的軍隊數量最多,但真正的主力其實是烏斯藏的二十多萬騎兵。

    自戰爭開始以來,烏斯藏人基本沒有什么大的軍力損耗,這也直接證明了他們的實力。所以當角斯羅大敗歸來,所引起的震動就可想而知。

    七萬多,近八萬的鐵斯藏鐵騎,回來的時候就只有兩萬多,這絕對是慘敗無疑。自戰爭以來,烏斯藏人還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損失。

    “大相,將軍,這件事情真不是我們的錯啊!兄弟們已經盡力了,但是完全不是他們的對手。我們所有的人根本無法靠近他們有前線,不管從哪個方向都是一樣。兄弟們都是參加過幾次大戰的,安西都護軍那么厲害,都被我們打挎了,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些家伙太厲害了……”

    營帳里,跪伏在地上的遠不止角斯羅一個,還有其他的諸位將領。其中一名將領才剛剛開口說了幾句,立即就聽到了火樹歸藏的一聲震怒的暴喝:

    “給我住口!”

    “大人,我……”

    那名烏斯藏將領狡辨的話還沒有出口,轟隆,一股龐大的力量帶著灼熱的烈火氣息瞬間轟在了他的身上。這名爭辨的將領話都還沒有說完,便被火樹歸藏一掌從營帳震飛了出去。

    “都到了這一步了,輸都輸了,居然還敢給我狡辨!”

    火樹歸藏神色鐵青,怒不可遏。

    “大人!”

    營帳里,眾人心中一寒,紛紛低下頭去。烏斯藏的文化和中土完全不同,火樹歸藏更不是什么懷柔的儒將。

    再狡辨下去,絕不會有什么好結果。

    “大將軍,雖然這是你們烏斯藏的家人,但是恕寡人多言,角斯羅將軍我也接觸過幾次,他的武勇寡人一向警佩,是不是,大唐那邊來了什么大量的,我們不知道的援軍?”

    就在氣氛極度壓抑的時候,一個聲音傳來,端坐在營帳內一角的蒙舍詔國主閣羅鳳終于開口了。

    雖然是火樹歸藏的帥帳,但其實現在已經變成蒙烏聯軍的營帳。雙方挑起對大唐的戰爭,已經沒有什么退路了。

    以大唐以往的風格,日后必然會大舉的報復。

    做為盟友,烏斯藏突然出現這么大數量的傷亡,對于蒙舍詔來說也是息息相關的,不可能不重視。

    “不可能!”

    沒等蒙舍詔主閣羅鳳繼續往下說,火樹歸藏就毫不猶豫的打斷了:

    “距離我們最近的就是隴右,哥舒翰的北斗大軍實力極其強悍,是最可能馳援這里的。但是現在的隴右現在有大將軍王悉諾邏恭祿和都松莽布支出面,哥舒翰再厲害也抽不出身來。而除了哥舒翰,中原內陸哪里還有可用之兵?”

    雖然外貌粗獷,給人一種莽夫的感覺,但是火樹歸藏之所以能夠登上阿里王系大將,和章仇兼瓊抗衡這么多年,靠的可絕不只是武力。

    “很難說。中原王朝底蘊極富,暗中留了一手,藏了一手我們所不知道的底牌也是可能的。而且當時又是昏暗大雨,視線不佳,說不定,唐人來了大量的援軍,角斯羅他們也沒有注意到,這也是可能的。”

    另一個冷硬的聲音突然道。

    “不可能的,我們當時就在山頂。最主要的攻擊就來自于山頂,我們是絕對不可能看錯的。”

    角斯羅麾下,一名武將抬頭爭辨道。

    “還敢頂嘴!”

    火樹歸藏勃然大怒。烏斯藏的等級制度要比中土還要森嚴的多。他即然已經發話,就絕不是容許別人違擋自己。特別是當著閣羅鳳等人的面。

    “大將軍,你錯怪他們了。”

    鳳伽異站在營帳靠墻壁的地方,看著被火樹歸藏擊傷的角斯羅眾人,幾次三番欲言又止。有父親在,再加上火樹歸藏在教訓他的部下,本來是沒有鳳伽異說話的余地的。

    但是那一役,鳳伽異也是參與者。烏斯藏諸將之中,鳳伽異和角斯羅更是關系最好,要不然也不會和他一起在暴雨之中追逐王嚴他們了。

    如今看到角斯羅和部下受到責罰,角斯羅甚至被火樹歸藏打成重傷,鳳伽異終究還是忍不住站出來了。

    “大唐確實沒有什么援軍,真正導致我們戰敗的,是一個假冒王符,狡猾無比的大唐少年!我當時就在那里,所以這一點我可以向大家保證,角斯羅說的絕對沒有錯!!”

    這一翻話說得斬釘截鐵,但隨著鳳伽異的話,火樹歸藏,大欽若贊,閣羅鳳、段葛存卻紛紛變了臉色。

    “異兒,你說什么?!——”

    閣羅鳳一臉失色。

    本章四千字!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幸运飞艇彩票是正规的吗